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6章
御姐X法師【十一、十二、十三】

黎莘看著肖恩滿不在乎的神色,心中好笑,如果肖恩知道這朵小雛菊和那個男人日後會把他推上死路,他大概就沒辦法笑出來了。

肖恩沒有在意她似笑非笑的神色,在他的眼中,她全身散髮的誘人氣息更令他著迷。他貼在她後背,隔著兩層衣料仍然能感受到對方身上炙熱的體溫。

然而當他想要更近一步的時候,黎莘卻微微一避,笑著抵住了他的胸膛:

「薇娜她們還會再來的,我沒有興趣在她們面前表演。」

湊巧的是,她話音一落,門扉就被輕輕扣動。沒來得及說話的肖恩皺了皺眉,只得忍耐著放開了她。

「請進。」

黎莘坐在一張舒適柔軟的枕椅上,睡衣的領口微微鬆動,鼓脹的渾圓幾乎要從輕薄的質料中掙脫出來。薇娜頗為尷尬的看著面前女人殘留著情慾痕跡的身姿,視線微微低垂。

她還以為黎莘只不過長了副勾人的皮囊,原來……

在以為黎莘看不到的角度,她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「有什麼事嗎?親愛的薇娜。」

黎莘裝作沒有看見她的小動作,似乎剛才的尷尬都沒有發生過。

薇娜這才驚覺自己來的目的,她往旁邊讓了讓,將身後的女人顯露出來:

「抱歉,辛迪婭,我需要你的幫助。」

她並沒有看辛迪婭身邊的肖恩,倒不是他的存在感太低,恰恰相反,這個男人所在的地方。沒有任何人能忽略,但正是因為如此,薇娜才更加不願意看過去。

房間的空氣里還飄散著未散的甜膩味道,薇娜心中將二人打上了姦夫淫婦的旗號,更是不願去看那個倒貼薇娜的小白臉。

沒錯,倒貼。

踏入聖階門檻的高手就那麼幾個,除了黎莘,最年輕的男性也已經是年近半百。而顯然剛剛匆忙撞見二人的時候,肖恩身姿挺拔出眾,不是年老之人能有的。

那麼就只剩下了一個解釋,就像男性強者豢養的禁臠一樣,女性強者同樣有這個資本。

於是在肖恩不知道的時候,他已經被打上了被包養的商標,淪為黎莘的洩欲工具。

其實但凡薇娜能夠仔細看他一眼,就能發覺他的熟悉之處。

「什麼忙?」

黎莘的嘴角掛著淡淡的笑,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疏離感。心急的薇娜並沒有發現黎莘的不同,倒是她身後的女人,一直在仔細觀察著兩人。看到黎莘的表情後,眼中明顯浮上了微微的擔憂。

薇娜毫無自覺的對著黎莘道:

「晨的狀態很不好,這是光明教會的伊芙,她說也許你能夠幫的上。」

黎莘點點頭,蹙著眉彷彿頗為擔心的問:

「他怎麼樣了?很嚴重嗎?」

她是對著伊芙說的,面上的神色轉的很快也相當逼真,就連肖恩都摸不准她是真是假。一時間,他心中湧起了一股淡淡的不悅,轉瞬即逝。

薇娜心中暗想辛迪婭果然對楊晨不同,她強行忍耐下嫉恨之心,感激的看向黎莘:

「他體內被狂暴的力量衝擊,伊芙已經治療好了他的外傷,但那股力量太過強大,現在只能暫時將它壓制下來。」

黎莘聞言大驚失色,不覺提高了音量:

「這麼嚴重,那麼我能做些什麼?」

薇娜看她的關心不似作偽,心中覺得有了希望,帶著淡淡的喜色說道:

「只要你願意幫他把力量疏導出來,就沒有事了。因為到現在為止,只有你能夠做到。」

薇娜雖然覺得內心憋屈,但是她們力量不夠強大也是事實。恐怕經過了這次,辛迪婭會在楊晨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地位。

她卻沒有辦法阻止。

但是看在辛迪婭救了楊晨一命的份上,她也可以勉強忍受她的存在。

黎莘看她臉上變幻莫測的神情,心中已經嗤笑不已。若是讓她知道薇娜的糾結,她說不定會當眾甩她一個耳光。

「疏導?」黎莘微微咂摸了一下,目光真摯的看向伊芙,「我需要怎麼做?」

伊芙這會兒也摸不准了,剛剛黎莘的樣子,分明是不願意的。但是現在卻像變了個人一樣,難不成她確實像薇娜說的那樣,對楊晨不同。

但既然能幫到楊晨,也是救了急了。

「其實很簡單,只要您將他體內的狂暴之力疏通,使得那股力量變成他自己所用就可以了。」

伊芙想了想,還是選擇了這種對楊晨幫助更大的方式。

但是這種方式會對黎莘造成一定的傷害,也許是短期內的不能使用力量,最多三天就會恢復。如果是原來的黎莘,恐怕此刻早就著急的不行,覺得品味不到這其中的內涵。

當然,並不排除即便知道這樣,那傻姑娘仍然會迫不及待的去救他。

伊芙是個聰明的女人,和薇娜不同,她能夠察言觀色,看菜下碟。這比薇娜高明的多,而黎莘在和她接觸後,同樣觸發了隱藏的記憶,關於伊芙的身份,她已經基本瞭解了。

偽造成光明教會普通的祭祀,實際上卻是教會的聖女,故事的最後,也會成為楊晨後宮的一員。

黎莘低頭諷刺一笑,快的沒有人捕捉道。

聽著三個女人在商量,一邊成為背景板的肖恩微微攥了拳。他不能分辨黎莘到底是個什麼態度,莫非她真要去幫助那個男人?

光明教會的那個女人太過狡猾,如果按照她說的方法,恐怕黎莘的身體會受到傷害。實際上他隨手留在他體內的力量並不能夠融入楊晨的經脈。如果要強行轉換,黎莘會付出一定的代價。

他可不想剛剛找到的這樣有趣的寵物,就被別人毀了。

反正楊晨並不可怕,如果黎莘真那麼擔心他,他就勉為其難的幫個忙。

肖恩想了想,正打算主動開口。

「這樣就行了嗎?」

黎莘的嗓音恰好打斷了他,她站起身,正視著伊芙問道。

伊芙松了口氣,看來這位強者並沒有發現這個小小的計謀,也是真心的想要幫助楊晨。

「是的。」

她淺淺的一笑,如沐春風。

黎莘釋然的勾起了唇角,正當大家都認為達到了各自目的其樂融融的時候,黎莘的話鋒陡然一變:

「那麼,我有什麼好處?」

此話一出,不僅薇娜和伊芙,連肖恩都饒有興致的望向了她。

「好,好處?」

薇娜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。

黎莘挑眉,笑的十分無辜:

「怎麼,難道讓我白白幫助他嗎?你們覺得,我看起來像是那些豁達大方的慈善家嗎?」

別指望她對這渣男有任何好感,想要她犧牲自己救他,更是個笑話。她可不想和一群女人搶一個男人,用那根公用的黃瓜。

薇娜和伊芙顯然被她刺激到了,一時半會兒竟是連話都說不出,在她們愣神的當會,一股輕柔的推力將她們送出了門外,等她們反應過來的時候,眼前的門已經緊緊的合上了。

而被她們咬牙切齒咒罵的當事人,已經扯了睡衣,柔弱無骨的纏上了一邊看好戲的男人。

肖恩極為配合的散開了衣服的扣子,雙臂微微用力將她摟在懷中,身下的巨龍很快就堅挺起來,強勢的抵在她的跨間。

「剛剛不是還不許的嗎?」

肖恩埋頭在她的胸前,伸舌輕舔著她因為刺激而嬌挺的乳尖。使得黎莘因為快感而微微仰頭,弧度優美的頸項暴露在他面前。

真是難得,這樣脆弱又美麗的頸部近在咫尺,他卻生不出一星半點想要扼殺的慾望。反而……

他湊上前吮吻著那蜂蜜色的光滑肌膚,手下是她毫無贅肉的腰肢,渾圓挺翹的臀部在他的男根上輕輕摩擦,使得他的慾望愈發強烈。

還沒等他行動,黎莘已經媚眼如絲的向下探入,握著那粗長的巨根塞入早已泥濘不堪的花穴。

結合的一剎那,兩人都發出了極為舒適的呻吟。

肖恩原本就半靠在沙發上,此時被黎莘一推,他就順勢倒下去,握著她的腰部一個翻轉。

將她一條勻稱修長的美腿架在肩上,他握著她滑膩的臀肉重重的一撞。胯部重重的撞在她的腿間,硬碩的巨根深深的埋入緊致炙熱的甬道。

黎莘急促的呻吟了一聲,卻極為契合的適應了他。肖恩不是第一次做這事兒,但只有黎莘能和他配合的這樣完美無缺。

看著她沒有絲毫不適,反而微微扭動著身子勾纏著他,肖恩勾唇一笑,緩緩的抽動起來。

粘膩的蜜液沾濕了兩人跨間的肌膚,黎莘粉嫩的穴肉像是吃不夠的小舌,每當肖恩抽身退出之時,那肉壁就緊緊的咬住他的男根,讓他的脊椎骨傳來陣陣的酥麻。

「放鬆點,你快要把我咬死了。」

肖恩帶著笑意的情話帶著熱氣,噴灑在她的耳際。黎莘聞言,被情慾渲染成櫻紅色的面頰上露出了一個勾魂的笑容:

「因為我要把你榨乾。」

她如是說道,並且下意識的收縮著花穴,如他所說那樣。將他絞的緊緊的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