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25章
(百鬼志事劇透) 橋姬【二十二】玉露(口口h)

老實說,閔憐也有些羞澀。只是良珩既然說了是為她上藥,她也不該多做姿態。

可是這樣子,委實太羞恥了。

她一雙腿兒被分開,裸露出私密之處。而良珩則埋首於那之間,猶帶著熱氣的帕子細細擦拭著那有些紅腫的蚌肉。

閔憐掙了掙,沒掙開良珩,只好訥訥道:

「放開我罷,我自己來便是了。」

她說的小聲,良珩只當沒聽見。擦拭完了以後,閔憐已經氣喘吁吁,一張芙蓉面嫣紅也似,比搽了胭脂還要可口。

那原本撕扯著痛的花穴,已經是春水潺潺,粘滑的蜜液被媚肉推擠出來,掛在外頭,彷彿露珠一般。

這場景比甚麼秘戲圖都要來的香艷,閔憐試圖合攏雙腿,可良珩仍撐著不動。就在閔憐以為他害羞的時候,他卻略略湊近了一些,溫熱的鼻息幾乎噴灑在她的蚌肉上。

閔憐一驚:

「你要做甚?」

良珩抬眸望瞭望她,又低頭,也不回答她的話,只伸了舌,輕輕的在那軟肉上舔了一舔。

閔憐短促的嬌吟一聲,既而撐著身子起來,臉上的紅暈艷麗的如能滴下血來。

「良珩,你放開我,莫要胡鬧。」

良珩伸手扶住她的纖腿架在肩上,那肌膚似緞一般滑不溜手,觸過後還有若有似無的余韻。

他的舌尖勾起了一縷銀絲,沒有異樣的味道,只是淡淡的,彷彿還帶著一縷清香。

這倒不是天賦異稟,畢竟閔憐如今只是一個鬼魂,並沒有機會接觸人間煙火,所以自然是和旁的女子不大相同。

良珩愣愣的把頭抬起:

「這同我想象的不大一樣。」

閔憐覺得反抗不了,那就放任便是,所以她正是歡愉之際。乍一聽良珩的話,有氣無力的回道:

「自然……不一樣。」

良珩聞言,又埋首下去。尋到那粒凸起的珠蕊,他便吮了一口,成功換來閔憐身子的劇烈一顫。

他不過片刻便尋到了入口戳刺進去,裡頭的肉壁蠕動著推擠著他,他不由自主想憶起了方才那一下的銷魂體驗。

等到七日後,應當就可以了罷。

他邊想著邊在那緊致的甬道中探秘,閔憐的蜜液就跟止不住了一般順著他的動作淌到他的下頜上,沾濕了床褥。

蚌肉微微抽搐著,她的胸口也起起伏伏,幼貓一般軟嫩的呻吟自她喉間逸出。良珩察覺到她的雙腿不自覺的夾住了他的腦袋,輕輕磨蹭著。

他從她甬道中抽出來,連帶著幾根細細的粘絲。

下體忽而傳來了空虛,閔憐難耐的扭了扭身子,眸子半睜半闔,柔媚嬌嬈,風情綽約。

良珩便含住了那珠蕊,吮吸揉捻,直到閔憐難耐的咬住了下唇,抑制住脫口而出的驚呼。他重重的咬了一下,刺疼中帶著極致的快感席捲了她的腦海。

她的小腹不覺痙攣了起來,兩瓣軟肉開合之間,一股熱流就不受控制的湧動而出,泛濫成災。

良珩直起身子,拭了拭嘴邊的蜜液,躺在了她身邊。

閔憐緊緊的閉著眼眸,長睫抖顫,呼出的氣息已經從冰冷變的溫熱了一些。當然,也許只是良珩的錯覺。

他展臂將她摟在懷裡,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