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1章
少女太后文【七】薄衾激情(h)

「你究竟——」

荀忌從情慾中微微醒神,見到她這樣,一切質問的話語彷彿都堵塞在了口中。他現在腦中正天人交戰,一邊的慾望叫囂著將這個妖姬壓在身下,一邊的理智卻苦苦掙扎。

她本應該是自己的敵人的,不是嗎?

還沒等荀忌得出一個結果來,原本緊合的木門卻突然傳來開合的聲音。兩人都悚然一驚,倒是黎莘反應的快些,她一把扯過榻邊的薄衾,側身躺在荀忌之前,掩蓋住他的身形。

薄衾恰好遮住了兩人的下半身,若不是從側面看,是看不出端倪的。

黎莘透過屏風,見那人的身形有些眼熟,同那個宮人相仿,心中不由生疑。那宮人走的極慢,腳步放輕,更顯鬼祟。

當那宮人快走出屏風時,黎莘方才緩緩出聲道:

「何人?」

那宮人唬了一跳,忙在屏風前跪下,慌張的解釋道:

「奴婢,奴婢錦屏。」

錦屏?那不是季秋詞的暗樁麼?

黎莘嗤笑一聲,正想開口斥責她,不防腿部微涼,竟是有只手沿著腿的內側順滑而上。

她話語一滯,有些不明白荀忌打的是什麼主意,莫非是為這宮人開脫?可他現在應當不知錦屏的身份才是。

「孤不曾喚你,你如今這般行徑,是何居心。」

她壓低了嗓音,不覺透出一絲威脅的意味,那錦屏本就惴惴,這回更是嚇的不停磕頭。

而這邊,黎莘趁著這空隙,微微掙了兩下,試圖將荀忌的手掙開。荀忌卻尋著機會,順利侵入她大腿內側,手指微動,竟是撥開她兩瓣蚌肉,探入她的花穴之中。

經過剛才,她已經有些情動,荀忌不過撥弄了兩下,粘稠滑潤的蜜液就立時湧動了出來,濡濕了荀忌的手指。

黎莘咬牙忍著欲出口的呻吟,回頭狠狠剜了荀忌一眼。然而此刻的她媚態橫生,怎麼瞧都帶著與情人的撒嬌意味。

若說荀忌是為了掩護錦屏,那著實是不可能的。他只是報復心起,想一嘗適才被她壓在身下的恥辱,卻不料這種方式,讓自己也快陷了下去。

緊致的肉壁不停的吸吮著他的手指,他模仿著活塞運動在她的花穴中來回抽插,下身的陽物因此膨脹的愈發厲害。

那宮人還隔著一層屏風嚶嚶啜泣,連聲解釋。屏風後的兩人卻都已經意亂情迷,黎莘還努力維持著一線清明,不敢太過沈溺,荀忌已經無法忍耐了。

他素來不是一個捨得委屈自己的人。

於是,當黎莘預備開口先行打發錦屏的關鍵時刻,荀忌竟將陽物抵在了她濕透的花穴口上,一口氣詞了進去。

進入緊窄甬道的一瞬間,兩人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

荀忌雖然懊惱,但並不曾後悔,想來不管換做是誰,都受不了這樣的活色生香。

黎莘卻被這碩大巨物的入侵激的低呼了一聲,惹得那宮人微微抬頭看她。

黎莘這才想起,所有人都以為荀忌和季秋詞一同離開了,但季秋詞卻知道他留在了黎莘這裡,莫不成....?

她強撐著不去感受那陽物在花穴中抽插的快感,試圖讓那宮人離開。因此她忽略了下身些微的刺痛感,只當是太久不經人事的乾澀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