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7章
少女太后文【三】母后妖嬈

見得荀忌的身形,長身玉立,玉樹蘭芝自不必說,黎莘大抵猜到了荀忌容貌上等,卻不曾想竟是這樣驚艷。

和黎昭的溫潤不同,荀忌墨眉斜飛,鬢若刀裁。雙眸寥似沈潭,暗含麗色,直視人之時,彷彿要將人引入那一團暗霧之中。

懸膽挺鼻之下是一對緊抿的唇,唇珠微翹,唇色略粉偏紅,是一張十分適合接吻的唇。

他的五官堪稱精緻絕倫,俊美之中夾雜著帝皇世族的華貴之態,顏煒含榮。

荀忌近前時就垂了頭,自然也就錯過了黎莘一閃而過的驚詫。當他請安後起身時,面前的人兒早已調整了過來,不叫人看出一絲破綻。

「我兒當真是儀表堂堂。」

黎莘嬌橫的黛眉略略上揚,眼角含笑:

「我兒近來過的可好?」

荀忌莞爾一笑,黎莘卻在其中品到了說不出的諷刺:

「托母后的福,兒臣與王妃正值新婚燕爾,樂不思蜀。」

黎莘微微起身,領口稍松,兩團羊脂白玉般的酥乳似是要滿溢而出,那肌膚更是欺霜賽雪,明惹人眼。

要將曾經的帝皇勾的神魂不知,將她拱手推上母儀天下的位置,黎莘不僅要心思玲瓏,更要有這個資本。

原身,有的是得天下的野心。而她稍遜一籌,只想得到荀忌。

不過荀忌顯然和黎昭不同,見這樣一幅畫面,半點動容也無,甚至連視線也沒有亂看一處。

黎莘便覺興味更濃,她輕撐身子起身,一瞬間彷彿那個媚態萬千的女子只是曇花一現。她探出手,落在荀忌面前:

「我兒?」

荀忌立刻上前搭手。

落在男子掌心的素手細潤瑩徹,柔似無骨,好似融在了肌膚之上。便是季秋詞貌美動人,也尚不及三分。

原身黎莘,本就是天生尤物。

黎莘從來不信什麼命中注定,季秋詞能和荀忌一起,靠的還不是她。兩人因她結合,因她相愛,若是今日她想收回這根紅線,又有誰感管她?

她不會直白的拆散兩人,男人嘛,哪個心中不想得到更好的。她只需要在他心裡一點一點的留下痕跡,總有一天,他會發現,季秋詞在他面前,也會顯得乏善可陳。

「我兒今日來此,是何要事?」

黎莘一邊由他攙扶著走向正殿,一邊問道。

荀忌高了她約莫一頭,從這個角度看來,兩人容色無雙,猶如一對璧人。

「母后明鑒,自成親後,兒臣許久不曾與母后請安,心內甚愧。」

請安不帶新婚嬌妻?

黎莘不由嗤笑了一聲,看來季秋詞如今的處境實在是難過。

她收回手,款款走下階梯。她的寢宮大的不可思議,處處裝飾雅致不失奢華,觀之不俗。這樣看來,原身的確是個難得的奇女子。

荀忌望著她柔嬈多姿的背影,緩緩收手,卻覺得身周仍舊殘餘桂馥之香。

今天的太后很不一樣,平常她根本不會見他,也不會這般祥和的同他說話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他須得小心謹慎才是。

話雖如此,他腦中竟總是不自覺的浮現方才見得她歪在榻上的模樣,以及肌膚相接的觸動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