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71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二】伺機而動

孟長恪是挺渣,渣在心思陰毒,手段狠辣,女人於他而言,除了洩欲,就是利用。這也是為什麼施紅蔻她嫌棄他的原因,換成是黎莘,也寧願選擇根紅苗正,氣質高潔的三皇子。

孟長恪是自帶陰鬱氣場,所到之處都會長一片毒蘑菇的男人,尤其是後期被弄殘廢不舉後,陰鬱氣質更上一層樓。而相當不巧的是,黎莘就穿越在他不舉之後。

黎莘:系統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的。

基本瞭解劇情後,黎莘把自己拉回了現實。她現在在自己的房間里,因為以前被孟長恪破了身子,待遇倒也不差,起碼不用和旁的人擠一間屋子。

她默默的起身,披著外衣來到了妝台前,銅鏡映出了她不甚清晰的容貌。只隱隱綽綽的可見,但這皮相分明極好,遠山黛眉,秀鼻櫻唇,一雙美目含情嬌嬈,身段更是曼妙多姿。

黎莘這才抒了口氣,若是再加上一個其貌不揚清秀丫鬟的外在條件,她就更淒慘了。

沒等她慶幸多久,門口便傳來急切的拍打聲:

「黎姐姐,黎姐姐!」

那人似乎很是急切,黎莘聽她嗓音婉轉清脆,倒有些像劇中的一個醬油女炮灰。

孟長恪有五個通房,其中有三個最受他喜歡,其一就是黎莘,因著容姿出眾,其二就是何妙,因著性子溫柔可人。但孟長恪寵的最久的一個,就是自小陪在他身邊的鶯歌,從她的名字也可看出一些。

鶯歌其人,嗓音柔婉,讓人聞之便軟了半個身子。想來孟長恪很是喜歡她在床弟之間的呻吟姿態,所以對她特別的寵愛一些。

三人裡頭最不受寵的就是黎莘,前身雖模樣生的好,卻上不了台面,歡愛之時也頗為死板。若不是托長相的褔,早不知被扔去了那個犄角疙瘩。

黎莘默默的吐了吐舌,前途多舛啊。

心裡這般想著,她便來到門前,將門打了開來。

「鶯歌妹妹,這般晚了,可有什麼要緊之事?」

黎莘故作淡定道。

她身前的鶯歌此時卻鎮靜不起來,自少爺殘疾以後,很是沈寂了一段時間。前晚少爺寵了何妙之後,將她弄的半死不活,如今卻不想這麼快輪到了她。

她一想起何妙那滿身的傷痕,就兩股戰戰,怎麼也站不穩了。

她還年輕的緊,可不想被這殘疾少爺磋磨至死。

鶯歌越想越怕,一張白嫩的芙蓉面兒失了顏色。她當即撲通一聲跪了下來,落著淚道:

「黎姐姐,今晚,今晚少爺喚了我去,可是我這身子葵水未淨,不好伺候少爺。可否,可否請姐姐幫我這一次?」

她哭的端著是梨花帶雨,楚楚可憐,黎莘心頭卻在冷笑。

騙鬼呢,還葵水未淨,她的小日子才過了不久,她難道會不清楚?

原書裡頭,黎莘同意了替鶯歌去。後來的結果自是不必說,被折磨的一身傷,原因無他,現在正是孟長恪最癲狂的時期,誰去不是一個死。

不過,這個時機倒也合適。

黎莘眯著雙眼,心裡頭就閃過了一個念頭。鶯歌這丫頭,貪生怕死,趨利避害,前身為她承擔了孟長恪的怒火,最後被嫌棄落魄之時,她反倒落井下石。如今,也正是一個好機會。

黎莘微微一笑,眼中帶著冷意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