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72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】美艷少爺

黎莘面上的表情收了一收,換上一副溫柔的臉孔。她攙扶起鶯歌,淺淺的笑道:

「妹妹不必如此,既是這般原因,同少爺說了,少爺自是不會為難於你。」

她那意思便是婉拒了,想來也是,在這風口浪尖上,又有哪個不貪生怕死的。鶯歌暗暗咬碎了一口牙,兀自在心裡頭唾罵黎莘,卻不想想她自個兒的自私之心。

黎莘將她的表情盡收眼底,面上不動聲色:

「妹妹素來是爺身邊的可人兒,想來爺也是疼著妹妹的。」

聽她那話里話外的意思,想是不肯做了鶯歌的替死鬼,但鶯歌哪能這般放棄,她不禁一把扯住了黎莘的衣袖,哭訴道:

「姐姐若不幫這一回,鶯歌便真要被爺磋磨死了。爺如今這般模樣,哪個看了不心疼的,若是我在這當口拒了爺,只怕日後能被別人的唾沫星子給淹死。」

鶯歌只想著黎莘素來是個好性子的,如今看她哭的這樣悲慟,不怕不心軟。

確實,若是原身那個面團兒揉的軟綿人,肯定就應下來了。只是黎莘卻要拖上一拖,這附近多的是丫鬟住,鶯歌這哭訴聲都叫聽了個七七八八。

日後,誰都知曉鶯歌是個怎樣的人,想要反口翻身就難了。誰不明白,這是鶯歌自個兒不願,哭著求她的呢。

黎莘估摸著火候差不離兒了,也就扶了她,為難道:

「既如此,我便替你去一回罷。」

鶯歌聞言,面上帶了狂喜之色自是連聲道謝。而窩在屋中將這些話聽了完全的丫鬟婆子,都不由得暗暗啐了一口鶯歌。

達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,黎莘也就適時收手。她別過鶯歌,將自己粗略的收拾了一番,就慢悠悠的走向了主屋。

孟長恪這幾日都如墜地獄,不僅食不下嚥,且心裡頭的郁氣怎麼都散化不開。他上回看著何妙白生生的胴體,眼裡頭的驚懼,就忍不住狠狠的折磨了她一番。

他本不該如此,都是那該死的女人!

他的身子已經越來越虛了,舊傷未愈,又添新傷。他將自己關在封閉的屋子里,足不出戶,任憑自己被黑暗吞噬。

他孟長恪,已經成了一個廢人。

這般想著,憶起往日風華,他的眼裡霎時充滿了癲狂陰鬱的笑意。

他不好過,那對狗男女,也別想好過!

正當他嘶笑出聲時,房門就被人輕輕的扣響。外頭傳來了女子略顯輕柔的嗓音:

「爺,奴婢來伺候爺了。」

孟長恪的雙眼裡划過一絲瘋狂,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這個女人眼中的驚恐和絕望。

如今,他已淪落至此了。

「進來。」

孟長恪喑啞著嗓子道。

門外的黎莘敏感的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,但她不以為意,相反的,她面上掛起了淡淡的笑意。眼波橫斜,水色盈盈。

原身的美貌在這一刻便如同被拂去了蒙塵的珍珠,散髮出熠熠光彩。

木門被輕輕推開了,突如其來的光亮使得孟長恪一時不能睜眼。待得他適應了以後,才微微的沈下眼眸。

而此刻的黎莘,已經被震驚了。

臥槽,她以為的陰鬱變態男,原來是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!

求此刻心裡陰影面積好嗎?!(ノ ○ Д ○)ノ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