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88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十九】鶯歌受罰

這日,黎莘去了廚房替孟長恪備膳,因著她做的菜色無論怎樣普通,味道都是一絕,孟長恪的胃口被養刁了,只吃她做的。

可她方離開沒一會兒,鶯歌便悄然推開了門,手中捧著瓷盅,一張笑意盈盈的芙蓉面燦若春花。

孟長恪朗眉微挑,不動聲色的低下頭,手中動作不停。

「你來作甚?」

除了小廝之外,他的飲食起居一應是黎莘伺候的,若是他不曾記錯,他可沒喚過鶯歌。

鶯歌似嗔非嗔的橫了孟長啦一眼,端的是媚態橫生。

只可惜孟長恪專注於他手上的書卷,半點不曾瞧見,倒是白費了她一番作態。

鶯歌見孟長恪沒有反應,暗暗咬了咬唇,失落片刻復又強行打起精神。她端了那盅蓮步輕移,緩緩靠近孟長恪。

她特意抹了孟長恪愛聞的香膏,她不是個蠢的,特意抹的清淡,只在走動間浮動一絲暗香,似有若無,引的人一探究竟。

鶯歌將那瓷盅輕擺在孟長恪手邊,袖籠微動,便露出一截皓腕和白生生的手臂。淡淡的淺香從孟長恪鼻間一閃而過,仔細去嗅聞時,卻又聞不著了。

孟長恪眸子微沈,嘴邊卻帶了笑。他放下書卷,伸手握住鶯歌的手臂,湊近鼻間輕嗅。

鶯歌羞紅了一張臉,真真是人比花嬌。

「爺……」

她身子嬌軟,嗓音柔婉,說著便要依靠到他身上。

孟長恪卻不慌不忙的一躲錯過她,對她展露了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。

然後,他低啞而曖昧的開口:

「——這味道我聞了難受,日後你便不必近身伺候了。」

鶯歌:……

她一時被驚的不知說什麼好,她如何也想不到,孟長恪會同她說這樣的話。

明明以往,他最是吃這一套了,這香膏還是他賞賜下來的。通房裡頭,就單單只她得了爺的賜名!

定是黎莘那賤蹄子說了什麼,否則爺不會這般待她。

鶯歌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恨不得把自己一口銀牙咬斷。

孟長恪的視線在她臉上轉了一圈,意味深長的眯了雙眸。他放開鶯歌的手,朝著她揮了揮:

「沒旁的事便下去吧。」

孟長恪下了逐客令。

鶯歌卻不想這樣放棄,她好不容易等到黎莘不在,可不能平白的走了。於是她動手掀開了瓷盅,一股清香撲鼻而來。

「爺,這是婢子方才替爺燉的湯,爺用幾口吧?」

她眼中水光盈盈,含情脈脈的瞧著孟長恪,似是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
不得不說,鶯歌的心機一點兒都不淺,她極為懂得在孟長恪面前的模樣,應當是如何才是最恰當,最憐人的。

孟長恪聞著那味道尚可,鶯歌又是一臉殷勤。正好他腹中飢餓,抱著試探的心理,他就伸手舀了一口。

他不是第一次吃鶯歌燉的東西,卻是第一次這般覺得……難以入口。

孟長恪默默放下手,強忍著沒吐出來。他橫了橫鶯歌,艱難的咽下後,沈聲道:

「退下罷,日後不必再燉了。」

他的嘴經受不住這樣的摧殘。

倒也不是鶯歌做的有多難吃,只是黎莘已將他養的口味極刁,再吃這樣的,便有些味同嚼蠟。

鶯歌還想再說什麼,孟長恪卻已不想聽了。

「退下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