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7章
穿越校園【七】自瀆

「沒事別找我。」

黎莘嫌棄的橫了他一眼,轉身就往教室里走。

穿越之前她還幻想過,如果不小心勾搭了原著的男主,三個人會不會來一場激動人心的虐戀大戲。沒想到現實如此殘酷,這樣的男主看著就只能用來襯托哥哥的存在。

肖期不知是受辱還是識趣,後來的時間里果然沒有再來找過她。黎莘捱完了一上午的課程轟炸,午間休息正想去找黎昭吃午飯時,卻被告知他已經請假回家了。

黎莘一陣錯愕,回教室的路上她一直心神不寧,生怕黎昭是出了什麼事,怕她擔心才沒有告訴她。她越想越坐不住,最後還是向老師申請了回家。

趕回家之前,黎莘更是去買了些清淡的粥湯,就怕黎昭身體不舒服,吃不了膩。

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,黎莘拿鑰匙開了門,輕輕的把門帶上,生怕吵醒了或許是在休息的黎昭。

她躡手躡腳的走到黎昭的房門前,側耳聽了聽,就準備轉開門把手。

「.....莘.....阿........嗯...莘....」

然後還沒行動,裡間就傳來一陣壓抑的呻吟聲,黎昭往日清潤的嗓音變得喑啞,彷彿在壓抑著極大的痛苦。

黎莘只聽見他含糊的喊著什麼,但她並不傻,怎麼會聽不出這是什麼呻吟?

她的第一反應是哥哥居然帶了女人來家裡,於是她怒不可遏的一把拉開門,想要捉奸在床。

門打開後,眼前的一切卻讓她驚呆了。

黎昭微微仰著頭,象牙白的肌膚上蔓延著淺粉色的紅暈。他的衣襟微微敞開,露出鎖骨,緊實的胸膛上覆了一層薄汗。再往下,他的褲子松脫,兩條長腿一彎一直,在那兩腿之間,黎昭一手握著青筋虯結的猙獰男根,不住的上下擼動著。

巨物的蘑菇狀鈴口不停的滲出清液,把兩團圓球之上的黑色草叢濡濕了一片。

黎莘這回聽清了,黎昭喊是自己的名字。

顯然是沒想到黎莘會突然出現,黎昭在驚急之下,手中一緊,竟是忍不住射了出來。

白濁蜿蜒過男根,有幾滴滴在了木質地板上,形成了一副淫靡而動人心魄的美男自瀆圖。

受了如此衝擊的黎莘表示,她可恥的濕了。

黎昭見她呆呆的站在原地,腦中轟的一聲,炸成了一片空白。他手忙腳亂的收拾好站起來,試圖解釋什麼:

「阿莘,我,你聽我說——」

黎莘卻搖搖頭,阻止了他。

黎昭雙眼一暗,肩膀也垮了下來,他知道自己這次太過分了,阿莘一定會認為自己很惡心。

一想到阿莘很有可能就此離他而去,黎昭的心口就疼的無以復加。

「哥。」

寂靜了半晌,黎莘終於率先打破了沈默:

「你剛剛喊的,是不是我的名字?」

黎昭往後退了一步,半坐在了床邊:

「.......對不起。」

黎莘平靜的看著他:

「為什麼不告訴我。」

黎昭聞言,懊惱的抓著自己的頭髮。他要怎麼開口?自己對親妹妹有了慾望,想要狠狠的佔有她,這像話嗎?

那頭的黎莘卻沒有在意他痛苦的表現,接下去道:

「如果你告訴我,」

她莞爾一笑,慢慢蹲下身子,捧起黎昭的臉頰,

「你怎麼知道,我不會幫你呢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