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78章
陰險少爺X丫鬟【九】嬌花(h)

她的吻細細密密的,間或從口中逸出如蘭似麝的香氣,輕拂在孟長恪的耳際,將那履薄的肌膚熨帖的微紅。

孟長恪伸出另一隻手,黎莘便自發的靠了上去,依偎在他胸膛。綢衫些微的涼意貼在火熱的頰畔,讓她不由得舒適的嚶嚀。

孟長恪眼眸微黯,信手抽開她肚兜的綁結。那肚兜便極為柔順的滑了下來,袒露出身邊女子豐盈的胴體。腰肢羸弱,不堪一握,那臍眼兒卻精巧的緊,點綴在白嫩的瓷膚上,顯得可愛纖細。

她的肩膀算不得削薄,反倒有些圓潤,鎖骨之下,那綿乳兒嬌滴的顫動著,櫻粉色的乳尖早已俏立,不自覺的摩挲著孟長恪的身子。

這活色生香,簡直叫人難以抵擋。

孟長恪不是第一次同黎莘歡好,他非重欲之人,每月卻是要紓解幾回的。黎莘模樣出挑,身段窈窕,他也疼愛過幾回。但她於房事上 太過拘謹,帶著股奴性,久而久之,孟長恪也就覺得食之無味。

但今日的黎莘倒是要他刮目相看。

眼前這可人兒分明是同個皮囊,如今卻判若兩人。那眉眼媚態橫波,勾的人蠢蠢欲動。孟長恪見她咬了唇,時不時伸了小舌舔舐他下頜,脖頸,耳垂,不由得愈發暗恨這殘疾的身子。

但雖入不了她那銷魂地,他嘗嘗滋味也是好的。

幾種感覺錯綜複雜的糾纏在一起,他手上的動作也就快了起來。時而輕攏慢捻,纏著已鼓脹脹的玉珠兒,惹得黎莘身子震顫。他手指並不粗糙,膚質更是滑嫩,卻怎奈手上功夫了得,只撥弄了幾下,那花徑就春水潮潮,一髮不可收拾。

孟長恪仍是沾了那甜膩的蜜汁兒,仿著動作在那甬道里來回抽動。兩邊的肉壁推擠揉壓,控制不住的粘滑銀絲從他指尖的縫隙流淌出來,在被子上留下痕跡。

孟長恪突然發覺,他這隱藏極深的丫鬟,說不得是個天生的尤物。

瞧著黎莘全然柔順的姿態,說不歡喜是假的,畢竟如今的他不過一個廢人,人性本就趨利避害,鶯歌何嘗不是個很好的證明。

昨日來的何妙,雖柔順恭敬,但面皮子不夠厚,那眼裡頭的恐懼,嫌惡,他分明瞧的一清二楚。

是以他連身子都不屑得去碰,指拿鞭子抽打了一番,以儆效尤。

既要享受富貴榮華,又想著安逸舒適,世上哪有這般的好事。他這會兒,再是清楚不過了。

正想著,臉頰就被一雙纖柔素手捧了起來。孟長恪回過神,卻見黎莘嘟著紅唇,嬌媚的斜睨著他:

「爺好生過分,婢子這會兒還不上不下著呢,爺卻走神了。」

說著,還不甘心的用力絞了絞他留在體內的兩指,呻吟著去尋他的唇。

柔嫩的軟唇在他嘴角吻了吻,又伸舌舔了舔,似是覺得滋味兒不錯,她便大膽的探了進去,好奇又誘惑的四處遊蕩。

孟長恪的嘴裡有淡淡的茶香味兒,很是好聞。黎莘只啄了幾口,就肆無忌憚的環上了他,一雙嫩生生的藕臂交疊在他肩後,與他親密相貼。

孟長恪被她唬的一愣,一時竟怔住了。

他停了,黎莘卻不滿了,她動了動身子,極為軟滑的蚌肉摩擦著他的手掌,她喉間動情的吟哦,俱是掩埋在二人的唇舌之間。

美人兒不愧是美人兒,雖然硬不起來,還是讓她銷魂的緊(ಡωಡ)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