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17章
小狼狗特別篇【二十八】結局下•成親

沒有糾結的日子,黎莘過的享受又舒心。

成日里吃吃睡睡,晚上和俞泊銘做一做有益身心的運動,不僅沒有憔悴,反而愈發的氣色紅潤有光澤。

果然,陰陽合修是亙古不變的真理。

正是因為她放任了俞泊銘去安排一切事務,自己做了個甩手掌櫃,所以當有一天她一大早的被拖起來梳妝絞面時,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怔怔然的狀態。

面盤圓潤的全褔夫人笑得別提多喜慶,拿了絲線絞乾淨她臉上細細的容貌,就愈發顯得那小臉瑩白如玉起來。

「姑娘大喜的日子,可不能這般呆著。」

說著,便推了她去內室更衣。

黎莘大腦一片空白——

什麼情況她就嫁人了?!

喜服呢?!

文定呢?!

聘禮呢?!

嫁妝呢?!

她還當以為總得過一段時間,不曾想一起來就給了她一個措手不及。

但既是都到了這關頭,自然不能迷迷瞪瞪的。她面上裝的淡定,十分配合的任由這群湧出的陌生人對自己來了個全身整改,便是穿戴了鳳冠霞帔,也只是勾著淺淺動人的笑意罷了。

實則,她早已內心抽搐了。

倒不是俞泊銘安排的不好,無論是做工繁復精美的嫁衣,還是上頭那華貴的鳳冠,都比她上一回的好了不知幾個級別。可他昨晚分明沒透露出半點意思!

「姑娘真是好顏色,便是胭脂都不必上了。」

全福夫人和喜娘一口一個好顏色,手上卻不停的為她塗脂抹粉,結了厚厚的一層。

等到一切準備妥當,她被攙扶著來到了外頭,才發現她的便宜娘親和便宜爹爹竟也來了。

便宜娘親拭著淚,頗為動容道:

「莘兒是個有福的。」

說著又落下一串淚來。

黎莘只覺一個頭兩個大,哭倒是哭不出來,悲傷表情卻是能做的。

她真的很悲傷嚶嚶嚶~

到了及時,新郎迎新,身下一匹青聰馬,端的是一表人才。黎莘看不清晰,只隱約見他身姿挺拔,想必定是意氣風發的。

她被背了出來,交托給了俞泊銘。

如此,才有些落在實處的感覺。

那人目光灼灼,宛如透過蓋頭看穿了她一般,平白叫她紅了臉。

……見過大風大浪的她,怎麼突然覺著這麼羞恥呢?

八抬大轎一路穩穩當當,順利的進了俞府。

故地重游,倒是別有一番滋味。

黎莘憶起那小小人兒稚嫩的眉眼,晃眼的工夫,便同面前掀起她蓋頭的俊朗男子交疊在一起。

「傻了?」

他挑眉笑道。

拜了堂,入洞房,她當真是和他分不開了。

外頭喧鬧嘈雜,屋子里也擠滿了人,爭著吵著要去瞧新娘。黎莘抬了一張姿容絕麗的面孔,蛾眉皓齒,美目嫣然:

「腹中空空,餓了。」

她沒錯過他眼中驚艷,便勾了唇,笑得勾魂奪魄。

只是這話說出來,倒讓人啼笑皆非了。

俞泊銘笑意漸深,將手中玉如意安置在托盤上,端了桌上兩杯合卺酒,遞到了她面前。

「夫人?」

他暗含深意道。

黎莘眨了眨眼,透出一絲俏皮之色:

「夫君。」

她是他的救贖,是他的阿姊,如今,成了他的妻。

死生契闊,與子成說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