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34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十六】我要唐家

黎莘雙手抱胸,挑了眉嗤道:

「你怎麼會認為,我會乖乖聽你的條件呢?」

她料定此人縝密謹慎的個性不敢輕易對她下手,畢竟明眼人都瞧得出來,她的身份牽涉太多,除非是不要命的暗殺,否則誰也不敢光明正大。

唐禇對她話語中的冷嘲不以為意,他身子後傾,緩緩靠在沙發柔軟的墊背上,下頜微抬,猶如一個睥睨天下的君王:

「你會的。」

他篤定道。

顯然黎莘不知道他的自信從何而來。

「那麼不如告訴我,你想要什麼?」

這人不會覺得,這樣暫時控制住了她,她就會害怕的瑟瑟發抖,雙手奉上一切吧?

她眼中的古怪太過直白,唐禇就是想要刻意忽視都沒有辦法:

「收起你那些不著邊際的念頭,」

他臉色微沈道,

「我的條件,對你並無壞處。」

黎莘不置可否。

唐禇起身,腳踩在柔軟地毯上,悄無聲息:

「我想要的,」

他貼近她耳畔,徐徐吐出的氣息猶如情人的呢喃:

「是唐家。」

……

黎莘的身子猛的一顫,不可置信的偏頭看他。

瘋了嗎?!

————

裊裊香煙縹緲於屋中,青色帳幔垂落床榻,卻遮掩不住無邊春色。

偌大的床榻上,三個妙齡女子身著薄紗,玉色肌膚赤裸於外,青絲如瀑,眉目含情。

一人嫵媚妖嬌,一人嬌艷欲滴,一人清麗秀致。截然不同的三個美人,此時都姿態婀娜,只求面前的男子垂憐半分。

「公子……」

紅線伸出一截雪藕似的手臂,試圖去觸碰身前專心作畫的男子。

彩綾和瓔珞不甘落後,原本好好的姿勢便在三女的推擠下面目全非,她們的明爭暗鬥,讓男子很是壞了幾分興致。

他放下筆,如畫的眉眼恍如暈染而開的水墨,讓人心尖微顫。

「我乏了,帶下去。」

溫潤的男子嗓音如同泉澗溪流,滑過耳畔便如清風朗月。只是他雖有一副迷惑世人的模樣,卻從不是個溫柔小意的性子。

「公子!」

三女齊聲發出了哀鳴。

不過眨眼的工夫,已有三個靛衣侍從上前,毫不憐香惜玉的將三人拖走。自此以後,她們不再是禇公子的侍妾,而是這府中的女奴,專供旁人享樂之用。

禇清看著桌案上半成的畫作,頗為不悅:

「庸脂俗粉。」

這些年來,他的美人圖已少有登峰造極之作。

那些女子太過痴纏,反倒沒了神韻,就是當初那所謂的公府嫡女,名滿國都的美人,一放下羞恥,便也失了滋味。

不過兩句話便讓她傾心,著實廉價的很。

將畫軸拂在地上,他輕咳了兩聲,接過侍者端上的藥湯:

「再選三人過來。」

藥湯入口苦澀咸腥,他卻如飲白水。

「諾。」

侍從聽命,躬身而退。

及至侍從的腳步不見,禇清方才嘆了一聲。

這熏香,讓他頭昏腦脹。

————

「如果我沒記錯,‘你’可是唐家的二少爺,」

黎莘眯起了雙眼,彷彿要看破他的偽裝,

「唐家,本來就有你一份。」

作為一個外來的魂魄,他是不是有些太貪心了?

「一份?」

唐禇忽然笑了,

「我可不想,只要一份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