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92章
小狼狗特別養成篇【三】心計要從娃娃抓起

俞泊銘是不敢動了,黎莘便收回了手,將那小團子擺到了自己的對面。微微的蹲下了身子,與他平視。

「你同我說說,為何要一個人躲在這處?」

她這一身裝束是有些嚇人,不過如今她將鬢發別在了耳後,露出那面孔便顯得柔和了許多,加之她蓄意溫婉了嗓音,看上去也便沒那麼唬人了。

俞泊銘縮了縮身子,怯怯的望了她一眼:

「我,我被爹爹說了……」

他抿了抿嘴,一想起方才的委屈,就忍不住鼻尖發酸。

黎莘輕輕捏住了他已初具雛形的,秀挺的鼻梁,淺笑道:

「男子漢大丈夫,便是說了幾句,又如何能哭成這般模樣?」

俞泊銘掙不開她的手,卻聞得她袖籠里幽幽清清的香氣,並不如那些丫鬟姨娘們的濃烈刺鼻,就也不再多動彈了。

「可,可我分明不曾做錯!」

他如今還是有些小孩的倔脾氣,倒不如後期那樣軟綿綿的一個。

黎莘便看著他道:

「那是何事,叫你爹爹冤枉了你?」

劇情沒有介紹的這樣詳細,不過她相信,一個人的個性形成,後天因素佔據了許多。也許就是他童年里發生了甚麼,才變成了後期那樣的大渣男。

「二弟將爹爹最愛的畫弄臟了,明秀卻說是我做的。」

俞泊銘咬著唇,眼眶紅紅的一圈。

「明秀是何人?」

黎莘歪了歪頭。

「明秀是我的丫鬟,二弟,二弟是婉姨娘的……我不願認罪……」

俞泊銘大抵是覺著不想叫她誤解了,畢竟在他這樣的純種古代人心裡,嫡庶有別。若真是親生的二弟,便是替個罪又如何?

黎莘悟了。

「那你可有同你娘親說了?」

這丫鬟可真算得上悖主了,她就不信當家的主母能任由自己的嫡子被構陷。更別說,那一家之主,又怎會輕易相信一個丫鬟而不是自己的親兒呢。

俞泊銘的雙眼不由黯淡了下去:

「娘親只是哭,讓我忍忍便罷了。」

他不是個蠢笨的,如何感受不到父親的偏心。可他的娘親每一回都傷心痛哭,讓他忍一忍,忍一忍就好了。

若是小事就罷了,這回爹爹惱的要請家法,他一時氣不過,頂了嘴就跑了出來。

黎莘從他的話語中拼湊出了一個模糊的輪廓,軟弱的正室娘,強悍的妾室和偏心的爹。也怪不得這貨後期長的那麼歪了。

她摸了摸下頜,想到了個好主意:

「我問你,弄臟那畫時,除了你們三人,可還有旁的人瞧見了?」

俞泊銘聞言,忍不住來了精神。可他細細的一想,又頹然的坐了回去:

「沒了。」

這倒是有些棘手。

黎莘蹙了蹙眉,見他滿目的失落,似乎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,心裡立時響起了警鐘:

「你爹爹怕是已將你看的壞了,若這一次你也認了,日後自然百口莫辯。他既然不信,你不如尋個願信你的人。」

如俞家這樣的世族,自然有些可以說的上話的人。

俞泊銘是嫡出的二房,上頭還有個大房並祖母祖父,從劇情介紹來看,他們應該還是三觀頗正的。

只是俞泊銘一家因職務緣故分了出去,不似平常那樣往來,俞泊銘自然想不到去向他們求救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