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24章
魔教教主X瑪麗蘇黑道大姐大【七】換魂

黎莘挑高了眉,勾起艷色的唇角笑道:

「唐二少,久仰大名。」

很難品味她話語中是否有嘲諷的意思,雖然聽上去是在說那些關於傻子的名號,可她眼中卻沒有多少惡意。

不過,也不怎麼友好就是了。

唐禇蠕了蠕唇,眉宇微蹙,似乎是想說些什麼,最後卻還是作罷。

「恩。」

許久,才從他喉間蹦出這麼一個單音節。

黎莘若有所思的視線在他身上轉悠了一圈,手指無意識的在冰涼的杯壁上摩挲,清澈的酒液散髮著令人迷醉的清香,充斥了她的鼻間。

有意思。

唐城顯然嗅到了場面中的尷尬,他極為自然的將唐禇一帶,對黎莘歉意的表示還要去見幾個朋友,順便,也攜了一個盛玥。

這樣一來,就只剩下黎莘一人了。

唐禇向前走了幾步,沒忍住回過了頭,正好看見她獨自站在邊緣,看似與宴會格格不入,實則那些盤亙在她身邊的人,眼中都帶著或敬畏,或貪婪的目光,游離不去。

究竟是她融不進,還是別人將她拱在中央,也只有她自己明白了。

恰好在此刻,她半掀眼瞼,恰好對上了唐禇的眼。

冶灧的笑意緩緩綻放,明明是美艷至極的模樣,卻無端端讓人心寒。她伸舌舔去唇邊的酒液,彷彿飲盡人血的妖魔。

如此詭異的場景,唐禇的神色卻絲毫未變。

——他聞到了同類的氣息。

蒼白的指尖微顫,他不由得低下頭,望著這雙養尊處優得來的纖白雙掌,上頭沒有沾染任何血液,乾淨到不可思議。

混沌了這麼久,他終於在那個女人身上,看到了一絲屬於‘他’的痕跡。

「阿禇?」

唐城拍了拍他的肩,讓他回過神來:

「沒事吧?」

作為一個哥哥,唐城顯然是十分稱職的,他對唐禇的關心沒有任何水分,可是由於唐禇很久以前就糊塗了,一朝恢復,他也摸不准他究竟變成了什麼性格。

他沒認出來,雖然身體還是,但唐禇的芯子,早就換了一個。

————

「主子……」

幽暗的大廳內,身負重傷的黑衣人半跪在地,鮮血與黑衣融為了一體,只有濃重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之中,和裊裊燃燒的檀香混雜。

他的面前,鋪雜著一整塊雪白的虎皮,完整到每一處紋路都栩栩如生。如此珍貴的寶物,卻只能淪為那人腳下踩踏的物件。

落下的帳幔隱隱綽綽顯出瘦削身形,帳幔中的男子咳了兩聲,立時就有婢女送上溫熱的茶湯。

那人端起,輕抿了一口。

周圍都靜寂無聲,唯獨茶盞的碰撞聲清脆可聞。

「青衣,什麼時辰了?」

清潤的嗓音攜了一絲病態的沙啞,卻仍舊溫若暖玉,不難想象,聲音的主人又是何等翩翩風姿。

黑衣人默了一瞬,咬牙道:

「回主子,亥時了。」

帳中傳來男子一聲輕笑,如泉澗溪流,讓人說不出的舒適自在。

「這般晚了,你怎的……」

他說著頓了頓,依舊用那樣柔和清雅的嗓音道:

「還不自刎呢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