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31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十四】我嫌臟(微h)

唐禇在還是禇公子的時候,不是沒有面對過誘惑。

活色生香的尤物,抑或是嬌嫩美艷的溫香,皆是處子之身,熟悉房中媚術。他的床榻是登天的階梯,她們便是擠破了腦袋,也想要博得他的一絲恩寵。

是以,他能讓她們活,也能叫她們死。

唐禇眼中浮現淡淡的薄怒,他嘴角微動,緊緊扣住了她的腰肢,指尖幾乎要陷入骨肉。

黎莘暗忖,如果不是因為這貨指甲乾淨圓潤,她那塊地方怕是要被掐出一塊血痕了。

「你想要什麼?」

男子冰冷的嗓音滑入她耳畔,黎莘抬了眸,笑著摩挲著他下頜光潔細膩的肌膚,相當不正經的調笑道:

「我剛剛說了,讓你陪我一晚,怎麼樣?」

她的唇貼近了他的喉結,似有若無的觸碰著,留下淡淡的胭脂色:

「這筆買賣,你可不虧。」

唐禇的下頜有瞬間的緊繃。

不近女色?

那不過是女色不夠惑人罷了。

食色性也,黎莘可從不愛吃柳下惠那一套。

唐禇沈默了半晌,余光瞥見她得意的笑顏,不由得有些懣懣。這不該是他能出現的情緒,但現在難免被這身體殘存的情緒給影響一二。

就好像「唐禇」,原本不過是面容姣好的男人,稱不上精緻如斯,卻硬是被這魂魄演繹出了十分的驚艷。黎莘看過像片,曾經的唐禇,不過是個一臉單純的富家公子罷了。

他比不上唐城的三分氣場,可現在不再壓抑的唐禇,卻隱隱有壓過一頭的意思。

似乎不想讓她一直佔據主動,唐禇下意識的脫口而出:

「我嫌臟。」

男人的話語如同尖銳的刀鋒,直直的刺向懷中的女子。

原身走到今天的地位,不可能還是個純潔之身,黎莘很清楚那些黑暗和骯臟之處,如果劇情告訴她這身體還是個處,她也只能感慨金手指加成了。

所以她並不以此為恥。

只是對這直男癌式的諷刺,她有必要反擊。

她一把扯住了唐禇的領帶,將他們之間的距離拉近到極致,近到對方的呼吸清晰可聞,那些酒精交雜的香水味,充斥了兩人周身的每一寸空間:

「我們兩個,誰也不比誰乾淨。」

她眼中的寒霜幾乎要凝結為實質,可她還是那麼笑著,極端的像是冰火的交融。

唐禇有一瞬間的停滯。

就在這當口,黎莘隔著褲子一把握住了他兩腿中間的某物,只隨意幾下,它就很給力的立正敬禮了。

身體這種東西,從來都比思維來的誠實。

唐禇眉間一蹙,立刻想要推開她,不料黎莘雙腿一勾,緊緊的纏在了他腰間:

「看吧,你嫌臟,」

她不輕不重的揉捏著,直至它變得堅硬而滾燙:

「可是你還是……硬了。」

禇公子從來沒有輸在一個女人手裡,但是今天,他栽了一個大跟頭。這個對情事反應過於稚嫩的身體,完全無法配合他的意識。

他是厭惡的,卻不能忽視那傳來的一陣陣酥麻。

黎莘笑的開心,不過眼中也平靜的毫無溫度,這一仗,她狠狠的將了這男人一軍,不是嗎?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