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65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四十五】與你纏綿(H)

對於禇清口中的懲戒,黎莘多多少少有些預感。

以這廝嚴重表裡不一的性子來看,懲罰怕是要在床榻上「進行」了。也不知他是受了什麼刺激,這樣的他和現代的那個唐禇,簡直截然不同。

——當然了,不涉及這方面時,還是有些相似的。

果不其然,等她和禇清回到了主院裡後,幾乎是甫一進門,她就被迫不及待的禇清按在了床榻上。

禇清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,他聽完了一出好戲,待得聽到黎莘說他最不肯放過她的地方就是床第之間時,他腦中竟不由得浮現他們交歡時的模樣。

憶起她妖嬈情態,他就忍不住熱血沸騰。

這場慾望來勢洶洶,無法控制。

黎莘的衣物被他扯開,七零八落的亂成一團,當中一抹紅色肚兜,包裹著兩團雪白,卻是怎麼也遮掩不住其飽滿的形狀。

她用赤足抵住他的胸膛,雙手撐在背後,烏黑鬈發堆壓如雲,將一張美艷面孔凸顯的愈發誘人。尤其她這姿勢擺出來,上圍更見清晰。

「這懲戒,當的了真麼?」

她嘻嘻笑道,猶帶了幾分調侃之意。

禇清握住她的腳踝,沿著那修長而緊致的小腿往上滑,他最是喜愛她的腿和臀,並不如旁人那樣纖瘦,反倒飽滿緊實,纏綿之時,別有一番銷魂滋味。

「自然當真。」

他眼眸黯沈,不安分的手掌已滑入褻褲,揉捏起那圓潤如桃果的臀肉。

黎莘勾了唇,雙腿一攏,就纏了他的腰肢靠在自己身上,二人的下腹緊貼,她輕而易舉就能感受到禇清慾望的蓬勃。

「這樣容易,我還當你要叫我賠禮道歉。」

她攬了他的脖頸,隔著衣物對著那昂揚玉柱屈指一彈,瞧著它隨著自己動作顫了顫,可愛的緊。

「若是你聽話……」

他眸色深深的凝著她,暗示意味甚是濃厚:

「自然不必同這些下人賠禮道歉。」

說話間,那揉捏夠了臀肉的手已往前移,正沿著兩瓣軟肉上下滑動,撥弄著花蕊,讓它盡快分泌些蜜汁出來。

黎莘逸出了一聲低吟,慵懶中含了幾分鼻音,倒是聽著在同他撒嬌似的。禇清一時沒忍住,低頭就咬住了一枚紅梅,落在齒間細細研磨。

肚兜的布料何其輕薄,被濡濕了以後就緊緊貼在那凸起的一點上,瞧著格外淫靡。

她來了感覺,就貼著禇清的小腹上下磨蹭。

粘膩的蜜液很快從甬道中漫溢,她和禇清褪了褻褲,藉著上身衣衫的遮掩,將下腹緊緊黏連在一起。

那滾燙的粗碩抵在當中一條縫隙之間,逗人似的來回磨動,玉柱上浮凸的脈絡時不時觸碰到探頭的珠蕊,每每此時,總能讓黎莘難以抑制的發出嚶嚀。

她抓住禇清的肩畔,十指用力,在上頭留下了幾個半月形的痕跡。

見她已經泛濫成災,禇清心知她是準備好了,自然不再多做猶豫,而是抽了身子,轉而抵住那不時收縮的甬道口,緩慢又堅定的推擠了進去。

濕滑,緊致,全然是他的銷魂窟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