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59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四十】男人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

黎莘被帶到了一個熟悉的房間,於她來說,也就是昨晚才來過的地方。

她被安置在床榻邊,禇清坐在她面前不遠處,沈默著飲杯中茶水。那些侍者安頓好人以後,俱是低垂著頭,快速的退了下去。

門一闔攏,這屋裡頭就只剩下他二人了。

黎莘有些不知怎麼打破平靜,只得眼睜睜的瞧著禇清放下茶杯,細長指尖沿著杯緣滑動,似是思慮著甚麼。

「……我,並非故意回來的。」

良久,黎莘覺得再這樣下去太過拖延,咬咬牙,還是決定主動開口。

禇清低垂的眼瞼顫了顫,鴉青的睫羽落下一片陰影。

見他不作聲,黎莘頗為懊惱。饒是熟練如她,也不知怎麼去撩動一個全然陌生的角色,她好不容易和現代的唐禇有了進展,這會兒卻被坑爹的系統帶來了古代。

雖然有了肌膚之親,使得她的進度條前進許多,可她對這個「唐禇」,真的是一、點、都、不、了、解!

「我也沒有旁的目的,」

她索性破罐破摔,打開天窗說亮話,

「那晚,我只是幫你罷了。」

即便這樣的話多少有些賴皮,她現在一時也想不到完美的措辭了。

禇清聞言,終於捨得抬眸望她。

很難想象,他這樣溫若春風的一張面孔,竟有著截然不同的言行與性格——無論是古代的,還是現代的。

「幫我?」

他低笑道,清雅的眉眼微微舒緩,如詩如畫。

「為何?」

沒有任何的威脅逼誘,他當真像個文弱的公子哥一般,讓人生不起半點防備之心。

然而黎莘清楚,這貨的城府只怕深不可測。

「……你和我一個好友,容貌很像。」

她想不來甚清新脫俗的緣由,只得拿現代的唐禇來當擋箭牌,總歸芯子都是同一個人。

禇清聽了,笑的愈發溫和:

「容貌很像?」

他緩緩起身,踱步來到黎莘身前,輕輕托起她的下頜。

他的手掌骨節纖細修長,皮膚白皙,精緻的如細細琢磨的一般。

「想必,不是好友罷?」

禇清略略俯下身,對上她的雙眼:

「你不是處子,怎的,與我容貌極像的男子,是你的夫君?」

他並不在意黎莘的過往,便是那個所謂的「好友」與她密不可分,從今以後,也不會再有關係。

世上只有一個禇清,就是像他幾分,也是不能的。

而他想要的人,只要落在了他手裡,除非是他厭棄了,否則至死都別想再逃開。

黎莘有些頭大,她總不能說,那貨就是穿越了千年後的你吧?!

見她面容皺成了一團,卻沒有開口回應的意思,禇清只當自己是猜對了。他收回手,連帶著笑意也消失殆盡:

「無論是誰,從今往後,你是我的人。」

他語調平平道:

「若你聽話一些,自然是好的。若你不安於室,我也不介意為你備一方石碑。」

語罷,他轉身欲走。

然而正在這關頭,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嘲諷至極的輕笑。

禇清不由回頭。

黎莘不知何時脫去了外衫,保持著方才那樣亂糟糟的穿著,斜倚在床邊,雙手抱胸:

「男人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」

音落,還露出一個扭曲(邪魅)的笑容。

禇清:「……」

黎莘:「……」

系統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餵!!!(ノಥ益ಥ)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