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64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四十四】涼薄之人

女子這會兒哪還顧得上辱罵她,她再怎的說也是被嬌寵大的,就是被轉手送來這處,也沒吃過甚苦頭,至多就是寂寞難耐罷了。

她怎能想到,不過是幾句酸話,面前這女人竟就要自己的命!

她哭的不能自己,淚水合著脂粉混做了一團,紅紅白白的甚是惡心。黎莘嫌惡的瞥了她一眼,提著她的後領,將她拎了起來。

殺人?

她從沒在怕的好嗎?!

只是真為了這事殺了她,多少也臟了自己的手,嚇唬一番,讓其餘人收斂了才是她真正的目的。

然而別人可不這麼想。

因她方才的表現,她們都覺那女人難逃一劫,若是聯合起來,黎莘也拿她們沒辦法。但最可怕的是,她們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。

她們該有的傲骨,早已腐朽成泥。

那女人被黎莘拖著走,一路嚎哭的撕心裂肺,可惜不僅沒有人救她,就是與她為伴的侍者,也不敢出來多言一句。

就在黎莘準備把她丟進繡樓,換自己一個耳根清淨的時候,丹青院的門忽而打開了。

黎莘下意識的轉頭看去。

門外站著十個青衣侍者,並成了兩列排開,恰好露出一條道來。禇清就在那之後,依舊是白衣墨紋,清俊秀逸。

他嘴角掛著涼薄的笑容,目光卻炙熱無比。

黎莘暗暗吐槽一句裝腔作勢。

禇清輕緩的從門口走進來,徑直來到了黎莘的面前。

「膽子愈發的大了,」

他輕笑一聲,低頭去看那個滿面狼藉的女子,

「已經開始教訓我的人了?」

話雖如此,那語氣可聽不出有半點的怒意,也根本不像是興師問罪的意思。

黎莘哼了一聲,將那女子一扔,兀自拍了拍手上壓根不存在的灰塵:

「不過是警告罷了,誰讓她平白無故來招惹我。」

但凡是個明眼人,都瞧得出來禇清愉悅的緊,他舒展又異常溫柔的眉眼表明瞭一切。唯獨在下頭的女子,因為劫後餘生的大起大落,叫她一時混沌了。

她一把抱緊了禇清的腿,嘶聲哭喊道:

「公子,公子為奴做主啊!」

看好戲的黎莘:「……」

被真•抱大腿的禇清:「……」

黎莘聳聳肩,表示自己無能為力。

禇清的笑意變得有些僵硬,他抽了抽腿,一時竟是抽不出來。他咳了一聲,身後的青衣侍者立時上前,將那女子拉到了一邊。

「孰是孰非,我自有決斷。」

禇清解脫出來,終於有了閒心對著那女子道。

他見女子眼中泛出希冀之色,微微一笑,溫和道:

「……只是,你弄臟了我的衣物。」

那女子沒想到話題轉折的這樣快,一時愣住了。

「帶下去罷。」

禇清表情不變,就那麼看著女子被青衣侍者拖了下去,至於下場,不必他多說,在場的人也清楚。

黎莘在一旁暗暗咋舌。

若是沒被禇清看見,那蠢貨說不定還能留下來。

只她怕是錯估了這男人的薄情程度,連陪寢都不曾的人,又怎的會得到他的憐惜。

及至女人的身影消失不見,禇清才饒有興致的回頭,深深的凝著黎莘:

「至於你,另有懲戒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