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56章
偽高冷女醫生X精分病人【三十六】仇恨

江家,自然是一個繁盛的家族。

這些擁有龐大財產的家族,就像一株根系虯曲的巨樹。深埋在土里的是他們的生命來源,也就是那些看不見的,源源不斷的金錢收入。而顯現在外頭的,則是他們的枝繁葉茂,繁榮昌盛。

可是金錢這種東西,能侵蝕人心。

貪婪的人被金錢驅使,就會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行為。從古至今,多少死死在了權勢與金錢的手中。

江予然的父親便是一個很好的證明。

他的父親原本是江家嫡支中最被看好的一個繼承者,他的母親出生於足以和江家匹敵的世族,擁有著無與倫比的音樂天賦。

按理來說,江予然簡直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顧。

繼承了父母出色的外貌,頭腦,坐擁著偌大江氏的財富。他從一出生,就已經走到了別人終其一生也無法到達的高度。他本應該是天之驕子,如今卻被關押在特殊病房裡,渾渾噩噩的度過一日又一日。

沒錯,剛來的時候,他的確是渾渾噩噩的。

父母離奇雙亡,他借酒澆愁,醒來時卻被指控為殺人兇手。江家的律師藉口他有精神疾病而免除了他的刑罰,他因此被送入病房,一關就是五年。

五年的時間,他終於成了他們所希望的人——一個精神病人。

初始的一年,他還是正常的,他試圖反抗他們的陰謀。可是他被保護的太好了,根本不懂得人心險惡。那時候看管他的醫生和護士,總會餵他吃許多不知名的藥物,注射一日又一日的麻醉藥物。

不會令他死去,卻讓他越來越痴傻。

他一度以為,那是地獄。

後來他聰明瞭,他知道反抗的結果就是藥物與注射,也許他們還使用過毒品,因為他曾對一味藥產生了幾近癲狂的癮。他不想再痛苦下去,他開始熟練了偽裝。

最瘦的時候,他只有四十公斤。渾身乾癟,凹陷的臉頰和眼眶,稀疏的頭髮,他看上去甚至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。

那時候,他才二十三歲。

見到鏡中自己的那一天,他崩潰了。也就是那一天,他彷彿開竅般的想通了那些關節,想起了他的大伯和堂兄,對他的所作所為。

仇恨使得他變成了另一個人,一個陌生的,卻和自己相通的人。

他可以帶來救贖。

————

江予然從密室出來後,負責安保的隊長立刻走上前。

他看上去有些焦急,冷汗涔涔的從他額角滑落,他卻顧不得擦拭:

「少爺,」

男人艱澀的開了口:

「黎醫生出事了。」

他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,竟然被那些人給蒙混了過去,讓人在眼皮子底下把黎莘給綁走了。

語罷,男人就覺得周身驟然一寒。

江予然攏起了眉,視線輕飄飄的落在男人身上:

「出事了?」

他重復道,語氣平常,似乎並沒有變化。

可男人分明聽出他的怒意。

「看樣子似乎是那邊的人乾的,計劃的很縝密。」

他說著,小心翼翼的看了江予然一眼。

一隊那些虎了吧唧的二傻子,他真是不該將黎莘交給他們。

「什麼時候失蹤的?」

江予然平靜的問道。

「下午三點二十分,劫人的是個生臉孔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