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09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】醉酒

太子見著延帝和黎莘,與太子妃行了禮:

「兒臣見過父皇,母后。」

他嗓音清越,若流溪滑淌,甚是悅耳。

延帝應了,黎莘也順著原身的性子,微一頜首。

都說燈下美人,想不到這在男子身上也同樣適用。藉著宮燈的映襯,太子面白似玉,骨肉通透,竟比一旁的太子妃還要肌理晶瑩。

黎莘的視線滑過那秀直的鼻,落在了他透潤的淡色唇上。

許是她看的久了,元延君察覺到,不由得伸手觸了觸臉頰:

「母后,可是兒臣臉上沾了東西?」

他十指若竹,纖修透骨,說話時眼底仍是一片柔意。

黎莘搖搖頭,開口道:

「並無,只是見著你和太子妃這樣鮮活的年紀,不覺多看幾眼罷了。」

她面上雖沒有笑意,神色卻是軟和的,這也是原身的特點,讓人瞧了不至於生疑。

延帝不覺笑了:

「皇后這話卻是不對,若論年紀,你可算不得大了。」

的確,十九歲的黎莘和那些二十好幾的嬪妃比起來,還能勉強夠上青春。只是後宮中青蔥的妃子並不少,她至多排在中央。

延帝這客套話,聽過就算了。

「父皇說的是,母后的容貌,便是兒臣見了也心生歡喜呢。」

太子妃梁氏笑眯眯的接口道。

梁氏生的一張討喜的鵝蛋臉,桃腮杏面,唇邊兩個笑渦若隱若現。雖不算絕頂的美人,那甜蜜蜜的模樣卻也是獨一份了,要黎莘看,就是招人疼的面相。

「太子妃這嘴實在是巧,本宮不賞都說不過去了。」

她微微一笑,命了執硯上來。

總歸是要走個形式的,早給晚給都一樣。

賞賜梁氏自然是歡歡喜喜的接下了,之後就說了旁的話,算是揭過了這一章。

所謂的晚宴也沒甚出彩的,那些個嬪妃都明著暗著邀寵,看的黎莘煩不勝煩。太子也不大說話,偶爾應延帝的問話,更多時候,就是笑望著梁氏同延帝逗趣,眼裡頭沈靜又溫和。

推杯換盞間,時辰就流去了。

黎莘剛穿來不久,身體還虛著,想著今日該見的人也見了,她就不欲多待。

和延帝告了罪,她攜著自己的宮人回了鳳儀宮。

她疲累的狠了,就任由捻墨和執硯為自己卸下了釵環,又好好的去湯池里泡了一回,讓伺候的宮人捏了通身,昏昏欲睡了,這才回到了寢殿。

可惜躺下不多時,捻墨便走了進來:

「娘娘,太子在外頭。」

捻墨有些無奈,若不是事出突然,她也不願去叨擾睡意朦朧的黎莘。

黎莘的神志一清:

「怎的了?」

都這樣晚了,元延君怎會來這裡。

捻墨躊躇道:

「說是太子醉了酒,皇上讓人先安置在娘娘宮里歇息,稍晚些將太子帶回去。」

御花園的宴會還不曾結束,不勝酒力的太子就被送了過來。按理來說,他們本可以直接回去,可梁氏和延帝並那些妃嬪,正是興致時,延帝大手一揮,就把太子托到了鳳儀宮。

默默嘆了句勞碌命,她起身,讓捻墨替她整理衣衫。

梁氏也真夠不稱職的,自己玩的顧不上太子,這兩人也不知是情深還是情淺。

一邊更衣輓發,黎莘一邊想道。

太子安置在了偏殿,吩咐了幾個宮人伺候著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