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15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九】目睹亂倫下

元延君阻攔不及,便眼睜睜瞧著她入了宮中。

未至內殿,黎莘就覺出了不對勁。

宮人都被遣散了,外殿靜悄悄的一片,只熏香的煙霧繚繞著。她聞不慣這味兒,拿帕子捂了口鼻,率先進去。

內殿離的不遠,她不過幾步就到了。

她放低了腳步,見捻墨執硯想跟進來,就讓她們留在了外頭。元延君倒是進來了,可已經到了這裡,他也不能再將黎莘帶出去。

黎莘看著內殿開了一條縫,淡淡的光暈流洩出來。

耳邊不覺出來低低淺淺的呻吟,這是屬於女子的,嗓音再熟悉不過。

黎莘剎那間神色驟變。

這樣的事,竟還想著瞞她?!

她忿忿的剜了元延君一眼。

元延君不願看,只得別過頭去。

黎莘屏息行至那縫隙前,緩緩的朝著裡頭看去。

輕紗遮不住那兩具交疊的身體,只見得梁氏跨坐在男人身上,手裡捏著自己嬌巧乳兒,面色潮紅的上下起伏。她發髻已散亂了,一隻金釵斜斜的掛著,欲落未落。

而她身下,吞吐著一根粗黑的碩物。

黎莘猛然揪緊了帕子。

男人的臉半遮半掩的,看不明晰,可那輪廓卻早已深深印刻在她腦海中,只一眼就能對上的。

那與梁氏歡好的,竟是延帝!!

黎莘心裡錯綜複雜,又是震驚又是恍然。

可她知道自己該如何表現。

元延君見她一把捂住了唇,眼眶泛紅,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。

他忙追上去扶她,正被黎莘撞在懷裡,整個身子都摟進了。

懷裡的身軀軟綿綿的像透過指尖的棉絮,她輕輕顫著,一雙纖細如蘭的素手揪著他的衣袍。元延君鼻尖縈繞著淺淡的幽香,讓他不自覺的的收緊了雙臂。

「母后……」

他低喚道。

黎莘卻不回他,面上落下大顆大顆的清淚,那雙眼眸如同被水洗了一般,看的人平生憐惜。

「七書,帶本宮回宮。」

她哽咽道。

元延君只得點了頭。

————

捻墨洗了帕子,輕按在黎莘紅腫的眼眶上:

「娘娘,莫哭了。」

她心疼道。

執硯為她揉捏著雙腿,也有些擔心的望著她。

黎莘的神色恍恍惚惚,也不答話,只是垂了眸靜靜的瞧著地面。捻墨和執硯已經從她的表現和只言片語中知曉了大概,她們又氣又恨,卻無可奈何。

那樣醃臢的人,有如此尊貴的身份,真是叫人不恥。

只是苦了自家娘娘,還有太子殿下。

捻墨嘆道。

黎莘不言不語,她們就陪在她身邊伺候,這一伺候,就一直到了日落西山。

淡淡的霞色落在黎莘臉上,她下意識觸了觸,有些怔忪的回過神。

「捻墨,太子呢?」

她問道。

捻墨忙遞了溫熱的蜜水過去:

「太子殿下在外殿呢,說是等娘娘好了,他才安心。」

這會兒只能感慨,還有個同病相憐的太子還疼惜娘娘身體。

黎莘知曉元延君更多是不想回去,並不多言,只吩咐道:

「伺候本宮起罷,瞧瞧太子。」

現在,可是刷好感度的最佳時期

捻墨忙應了,和執硯一起攙扶她起身,宮里的燭火此時都燃了,將內殿映的燈火通明。

黎莘望瞭望窗外,輕聲道:

「去請了太子來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