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17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十一】幽歡(H)

美人醉一入口,元延君就無奈了。

他到底是不該相信她的。

要憑借這酒一醉方休,怕是要喝上一大缸才夠。可見黎莘那興致勃勃的模樣,他也就不好敗興,只隨她碰杯,喝了幾杯也沒甚感覺。

倒是黎莘自個兒,覺得這酒滋味兒不錯,不由得多品了幾杯。倒最後,勸酒的反倒自己醉了,軟軟的倒向了一邊。

元延君接住她時,她口中呼出濃郁的酒香,混著她身上那撩人幽韻,卻是比酒更為醉人了。

「七,七書……一醉,醉,醉……」

她混沌的說著話,一隻纖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衫,嗓音呢儂嬌赧,聽得人心裡頭癢酥酥的。

元延君輕哂道:

「母后醉了。」

他稍稍湊近了她,視線落在那微暈了紅潮的香腮上,只覺得燈下透了暖暖的霞色,好看的緊。微微一頓,又轉移到了她半睜半合的眸,那裡頭水漾漾的一片,瀲瀲生情。

「唔……」

懷裡的人兒含糊的應了一聲,一對朱唇微啓了,隱約可見細碎的素齒。

元延君將她打橫抱了起來,不去管桌上那片狼藉。她的裙擺迤迤儷儷的垂落下來,在半空輕輕拂動。

他將她放在了床榻上,後退一步,放下了羅帷。

隔著一層朦朦的紗,他斂了神色,靜靜的瞧著裡頭舒適睡去的女子。她頭上的發髻散亂的鋪開,鴉青的墨絲貼在頰邊,黑白分明。

元延君的眸光變了幾變,似在思慮些什麼。

黎莘現在並不知還有人看著自己,睡得難受了,便翻了個身,無意識的拉扯著自己的腰封。可是那物綁的太緊,扯了幾下也不得法,她有些焦躁,偏偏眼皮子沈墜千斤,怎麼也睜不開。

片刻後,一雙手伸了進來,替她松了腰封。

黎莘大大的喘了口氣。

那雙手卻再不曾離去,隨之而來的是被撩開的帳幔,清清潤潤的男音徘徊著來到了耳邊,帶著些微平日不見的喑啞。

「母后,兒臣也醉了。」

語罷,便拿開手。

帳幔緩緩的垂了下去,搖搖曳曳的合在了一起。

黎莘的衣襟被不緊不慢的褪了去,悄無聲息的扔在地上。元延君抽出了她的釵環,細細欣賞著美人醺然的面孔,輕嘆一聲:

「他倒真是,因小失大了。」

語落,便俯身,輕輕含住了那對柔嫩的唇。

雙手撫上女子柔曼的腰肢,觸手便覺妙膚酥膩,像是化在了掌中一般。偏黎莘覺得身子發熱,就不由自主的往涼處貼,一雙藕臂纏上他脖頸,在裸露的背部來回磨蹭。

元延君瞳色微深,抬了她下頜,加深探入了她口中,舌尖嘗到津津甜唾,混雜著美人醉的花酒余味,叫人欲罷不能。

黎莘嚶嚀一聲,掀了掀眼皮卻沒掀動,就不安分的扭了扭白皙妖嬌的身子。

元延君的手沿著她腰線,撫上了她胸前那一團豐乳。她身子敏感,乳尖已尖俏俏的立起,蹭在他掌心上。原身的身段是極好的,並不是清瘦的一把骨頭,反倒骨肉豐勻,儂纖有度。

把玩著那團幾乎溢出的軟綿,他輕笑著抬了頭,碰著她鼻尖,將她腿攬在了自己窄瘦的腰間。

隨後他松開了她胸前的乳兒,用唇含住,齒間輕咬乳果,激的黎莘的身子顫顫,那縫隙里便滑膩起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