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16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十】美人醉

元延君不一會兒便到了。

他眉宇微蹙,神色稍顯疲憊。只是對上黎莘的視線,他只得強打起精神,含了笑道:

「母后,身子可還好?」

對男人來說,堅強的女子偶爾露出一絲脆弱之色,便是格外招人憐惜的。對女人來說,也是同一個道理。

譬如元延君此時的模樣。

黎莘嘆了一聲,稟退了捻墨與執硯。許是因為這回發生的事,她們並沒有多言,只是識相的退了出去,給二人留下一個獨處的空間。

「七書,這事,便是知曉了,也得忍著給本宮吞到肚裡去。若是一般人,你盡可以磋磨她,可現在,你卻非得忍了這委屈不可。」

她話語中帶了絲強硬,果不其然。元延君的眸中流洩出無可奈何的悲哀。

「兒臣……明白。」

他一躬身,輕合眼眸。

黎莘欲說的動作頓了頓,心裡不落忍,就起了身,走下來扶他。她比元延君矮了大半個頭,元延君垂眸看她時,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方才將她抱在懷裡的滋味。

「七書,這宮里的醃臢事兒,梁氏未必是頭一件,也不會是最後一件。母后只希望,待你登上大位,莫……莫像你……一樣。」

雖然她沈默的不曾說是誰,元延君卻明白她的意思。

延帝……嗎?

他眼中極輕的滑過了一絲譏諷,再轉頭時,又徒余悲戚。

「定不負母后。」

他凝著她,深深道。

黎莘心一跳,只覺得他目光幽幽暗暗,竟是比往常多了幾分侵略性。她暗自壓在了心底,面上卻是一副微赧的模樣。

「甚好,甚好。」

她裝著訕訕道。

元延君這個人,定沒有想象中那樣簡單。

記起方才發生的樁樁件件,她心裡隱約有了預感。若他真心隱瞞,又怎麼會誘她前去?若他真心隱瞞,又怎會被她一推就推去了?

心下大駭,黎莘的神色半分不顯。

那正好,合她的口味。

「七書,這般晚了,便陪母后用了晚膳罷。」

她岔開話題,對著元延君道。

元延君自然是答應的,不管他什麼目的,真正瞧著方才那畫面,他也是作嘔不已,哪裡還會回去。

黎莘就笑著命人傳了膳,看見這些美味珍饈,那股惡心感就被沖淡了不少。黎莘這人其實是有些怪癖的,她之前不願伺候安宗帝,就是因著他捅了太多女人,那物都黑黝黝的一根,難看的緊。

這回的延帝也是,雖尺寸大了不少,那顏色卻也……

她嫌棄的甩甩頭。

將她變幻不停的模樣看在眼中,元延君不知怎的有些想笑。

「七書,本宮還備了酒,就是一醉方休,也不怕的。」

她莞爾道,伸手替他斟滿了一杯。

酒名美人醉,取了百花釀造的,還加了些蜜糖,最是適合女子飲用,對男子也就是個糖水罷了。執硯是生怕烈酒嗆喉,這才拿了這酒上來。

黎莘無意中被自家宮人坑了一把。

比如她現在這身體,素來是恪守本分的,沒怎麼沾過酒味。她想把元延君給灌醉了,套點話,來點親密接觸什麼的,最後卻是自己栽了下去。

酒水多進了她的肚子,她也越來越迷糊。

她的千杯不醉……呢?

腦中迷迷糊糊的閃過這句話,她就身子一軟,倒向了一邊。

元延君一把接住她,勾唇笑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