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21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十四】另一副面孔

只是心裡頭暗爽歸暗爽,她卻還是要意思意思提點下的。若是一下子太過明顯,招了那兩人的猜忌,可就變成得不償失了。

於是她略一思忖,便對著元延君道:

「七書,往後可不能這般。」

她微蹙了眉,眼中回復了幾分顧盼神采,雖則面上一層白粉依舊礙眼,但比先前要好看了許多:

「你不喜她,暗暗冷了便是,鬧到明面上,只怕……」

話語雖未盡,元延君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他看不出情緒的溫和一笑,也不回黎莘的話,而是將此行來的目的提了上來:

「母后,兒臣將鏡子送去內殿了,母后可要去瞧瞧?」

黎莘知曉他轉移話題,她也不願在這話題上歪纏,是以就著台階下了:

「甚好,七書費心了。」

語罷,就由捻墨攙扶著起來。

————

元延君先去了內殿,黎莘落在後頭,趕忙的將臉上那妝給洗了。倒也不是為了好看,實在是塗著厚實,太過不適。

等她預備好了入殿,元延君已靜靜的立在那一面鏡前,不知在思索些什麼。

這一次的鏡子當真是叫人驚喜,能照到人半個身體,若是嵌在梳妝台上再合適不過。黎莘立時忽略了元延君複雜的目光,歡歡喜喜的走了過去:

「七書,這是如何尋來的?」

說話間,眼波粼粼,當真如新月生暈一般。

元延君的瞳仁黯了一黯,微微湊近她一些:

「只是上回母后提了,兒臣便記著了,若是想尋,卻也不難的。」

黎莘全然沒注意到,事實上她也不想注意,這人骨子裡不是個溫雅君子的事,她早已看透了。如今他既是在討好自己,耐心的受著便是。

「本宮很是歡喜。」

她摸了摸那鏡子,回頭就對執硯捻墨道:

「你們將它帶下去,將本宮那幾副王舛的畫拿了來。」

王舛是這朝代的丹青名士,他的畫作多是有價無市的。只是黎家本就是書香門第,黎莘有,也不奇怪。

元延君卻是忙阻了兩人,轉頭對黎莘道:

「母后,不必如此,這本就是兒臣當做的。」

他淺淺一笑,清朗如玉:

「兒臣倒是要向母后討些吃食,這一路行來,腹中便空了。」

不過是個討巧的話,也能看出他是真的不願收那些畫。黎莘不好勉強,就只得吩咐執硯和捻墨去取膳食,自己則對元延君嗔道:

「你啊。」

說著,就轉身朝著裡頭走。

執硯和捻墨已合了門出去,黎莘又不喜太多人在內殿伺候,一來一往的,就獨獨剩下了她和元延君。

偏她還沒自覺,元延君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後,她也沒生出旁的心思來。

「七書,下一回……」

到了位置一轉身,面前卻出現了一道近在咫尺的人影。黎莘下意識的踉蹌了一步,被元延君一把攬住腰肢,環在了懷裡。

將說的話就這麼停了。

元延君並不放開她,反倒俯下身子,在她耳畔低聲道:

「母后,可有傷著?」

他依舊是那個翩翩公子的樣貌,卻像變了個人似的。

黎莘被那熱氣拂紅了耳珠,下意識的就去推他:

「無,無妨,你先放開本宮罷。」

男子的氣息熟悉的迎面而來,她腦中竟在混沌間出現昨晚夢中的畫面,這一下,她心頭卻有些莫名的預感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