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19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十二】強勢(H)

這……分明是……

元延君內心自然是震驚無比。

只是如今這情況,他也沒有多少餘地一直游移下去。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

黎莘過了最初那痛感,就極快的適應了過來,她本就是模模糊糊的,況且破處這種事情,破著破著就習慣了。

┐(─__─)┌

她已經開始不滿他停頓的動作,期間她還睜開了雙眼,只是瞳仁中依舊一片渙散。

元延君不再去想,按住了她飽滿的臀壓近自己胯部,玉柱便深深的埋入了她體內。黎莘身子微抬,兩團乳肉顫巍巍的抖動著,粉嫩的乳尖兒在暖色的光下熏染,可口極了。

元延君又捏住一個,露出了乳尖舔舐。他勁瘦的窄臀埋在她腿間撞擊著,初始還能保持緩慢的動作,後來就有些受不住的猛烈起來。

玉柱在甬道間進進出出,帶出鮮紅的嫩肉和攪打成泡沫的體液。他尾脊酥麻,一路延續到了後腦,身子都要炸開了一般。

束成冠的發絲也亂了,他額間沁了淡淡的汗珠,而身下女子,也是細細香汗如玉顆。他的發絲和她糾纏在一起,交合處傳來淫靡的水漬聲。

到了興起,他就將女人的身體翻了過來。黎莘也軟成一癱,柔若無骨的全憑他擺弄。

他將她身子抬起,又怕她不適,抽了軟枕墊在她身下。黎莘肩頭圓潤,到了腰間便倏忽的一收,背脊凹陷著,只一掌可握。偏那臀又高高的隆起,如蜜桃一般。

他扶著她的腰,身子下俯,細細啄吻著她如玉的肌膚。與此同時,那處卻不停頓,來回進入著緊致濕熱的甬道,被那肉壁推擠著。

黎莘斷斷續續的呻吟著,身子被他撞的亂顫,後頭猛烈時,還忍不住發出了哭音。她只當自己是在做春夢,自然不曾含著憋著。

那嗓音嬌嬌媚媚,合著那酥胸蕩漾,柳腰脈脈春濃,看的人眼熱心癢。

元延君喘了喘氣,扳了她的臉,吻在她唇上……

一番雲雨,卻是折騰了許久方歇。

————

元延君是摟著黎莘醒來的。

她還熟睡著,身子依偎在他懷裡,手掌乖巧的伏在他光潔的胸膛上。元延君攬了攬她的纖腰,她就下意識的靠在他身上,呼吸綿長又均勻。

這樣的情景,真個像新婚第一日。

元延君撫上她的面頰,眸色變幻,心裡竟平生了一股圓滿的感覺。

最終,他定了定神,在她額間烙下了一吻,如蜻蜓點水。

罷了,罷了。

……

黎莘是後起的,彼時她身上都收拾的乾乾淨淨,只下身有些古怪,似乎殘留著昨晚的余韻。

她是真不知曉那是做夢還是現實,於是她喚了捻墨和執硯進來,旁敲側擊的詢問著昨晚的事情。

兩個宮女一臉茫然,都有些記不清昨晚的狀況。只是聽黎莘問起了太子,她們便答了:

「太子一早上便走了,似是昨晚歇在了外殿。」

黎莘暗暗記下。

難不成,真的是夢不成?她已經這樣飢渴了嗎?

這麼想來,她的神色就古怪不已。

「娘娘?」

執硯的輕喚讓她回了神,黎莘搖搖頭,決定不去想。春夢也好,事實也罷,既然那人是元延君,她倒是不介意的:

「伺候本宮起身罷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