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90章
殘暴蘿莉X痞帥大叔【二十四】瀕死

隨後,鬥篷被他拉低,她的眼前一片黑暗。

「……別……出……來……」

他困難的一字一頓道,嗓音就像從齒縫中擠壓出來一樣。

黎莘的鼻尖微微一酸,卻沒有多言,只是拼命的點頭。她知道,她只會對公良晉造成干擾,接下來的事,必須由他親手完成。

公良晉抒了一口氣,將她推進了隱蔽的林中。

【玩家請按照提示,製作重生藥水】

系統的提示音再度響起,恰到好處的讓黎莘回過神來。她擦了擦落下的汗珠,緩緩的集中精力。

她猜測到了,系統不會毫無緣由的讓她來營救公良晉。

重生藥水的材料並不算特別珍貴,不過如今去找,也是來不及的。而黎莘歡喜的是,這些藥材,正好是系統前幾天給她的收集任務。

原來,這些都是有原因的。

她聽著身後不斷響起的碰撞和嘶吼聲,勉強的穩住自己的雙手,按照那些步驟,屏息凝神。

————

今天這一戰,是無可避免的。

從公良晉答應凱爾之後,他就有了覺悟。

他比誰都清楚原因,而他沒有選擇。獸人的生命平均都在兩百歲左右,可他遠比別人活的更久,他甚至沒有再衰老下去。

因為那一年,他爆發了血脈。

這是令他悲慟欲絕的一件事,他一度認為的弒母仇敵,是他的生父。九毒這樣的等級,化形並不成問題,而他的母親,只是一個普通人類。

自他有意識以來,他就沒有父親。他親眼目睹九毒吞食了自己的母親,而他逃出生天,在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的漂泊中,他再遇了九毒,失去了一臂。

可是那天他卻血脈覺醒,手臂再度生長,甚至化為獸形。連同那一對赤翼,他終於明白,面前的妖獸是自己的父親。不過九毒早已失去了神智,只有嗜殺的念頭支撐著它。

原因如何,沒有人知道。九毒已經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妖獸,它的實力開始衰減,除了吞食,它沒有了任何額外的思維。

公良晉那時就明白,終有一日,他會親手殺了它。

將闊刃插入了九毒的頭顱,它的獸核被碾的粉碎。公良晉跪倒在地上,赤翼幾乎撕裂,淺金色的血液匯成小小的溪流,在腳邊聚集。

九毒噴出一口氣,足有人頭顱大小的獸瞳,竟莫名浮現了一絲釋然的人性化神色。似乎從某種禁錮中掙脫了出來,它的最後一縷意識也消弭在了空氣中。

公良晉低下頭,一滴淚珠順著臉頰滑落,落地而無聲。

他控制不住的向後倒落下去,渾身上下的氣力都被一抽而空,那些疼痛漸漸麻木,口中的咸腥氣味也開始濃重。他擦了擦唇邊的血漬,卻又咳出一口帶著內臟碎末的血液。

黎莘跑了出來,跪坐在他身邊。

再等等,再給她一點時間,藥水已經在系統空間里熬制,很快就能將他救回來。

「你別動,馬上,馬上就好了。」

她咬著唇,不停的擦拭著那些從他唇角逸出的淺金色液體。

公良晉已經恢復了原樣,那些傷痕慘烈的令人不忍直視。黎莘逼迫自己不去看,只是緊緊的握著他的手。

他輕笑了一聲:

「我沒那麼……快死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