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97章
落魄女奴X禁慾軍官【四】悲傷

黎莘沒想到的是,轉機卻來的比她想象中更快。

這天,她按照往常的習慣,收拾那些大兵留下來的殘局。這是她來到這個地方的第三個月,她完全熟悉了這個密閉的,散髮著臭味和罪惡的空間。

這三個月里不停的有姑娘死去,被拖走,再加入新人,再死,再拖走。如此反復,讓她徹底的麻木了。

那個金髮的女孩,剛剛被診斷出骨盆骨折,醫生卻欺騙她只是微微的撕裂,讓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。

所有人都以為黎莘是個聾啞人,什麼都聽不見說不了,事實上,她對這些事都一清二楚。

她來到那個女孩的房間,在床頭放下了乾麵包和清水。

女孩的金髮已經徹底失去了光澤,再也沒有像第一日那樣的順滑與鮮明。

她年輕的面龐上沾染著斑駁的血漬,那雙曾經如寶石般漂亮的碧綠色的瞳孔,如今已渙散失焦,就像被剝奪了光彩的玻璃珠子。

黎莘心有不忍,只得放輕了手裡的動作,用濕布溫柔的擦拭著她的面頰。

姑娘愣愣的望著天花板,似乎是喃喃自語道:

「我要死了嗎?」

「我好像看見了媽媽,她在等待我。」

「我是不是快要解脫了?」

黎莘沒有回答,只是默默的握住了她的手,將清水遞到了她的唇邊。

姑娘默默的喝下了水,半晌,才微微側過頭看著黎莘:

「或許你聽不見,可我還是要謝謝你。」

她的嗓音又低又弱,帶著微微的沙啞和顫抖,如蚊蚋窸窣。

黎莘定定的凝視著她,似乎是在告訴她,她聽得見。

「我太需要人陪伴了,」

金髮的姑娘扯了扯嘴角,卻只是牽動了臉上的傷痕,露出一個有些哭喪的笑容來。

「雖然你不會說話,可你陪在我身邊,我就不那麼孤單了。」

她說著,有些艱難的舉起手,摸了摸脖子上的項鍊:

「這是媽媽留給我的……答應我,如果有一天你能夠出去,帶它走好嗎?」

那根項鍊只是簡單的繩子編織而成的,顏色極深,甚至有些發灰。繩子的中央吊著一個小小的銀飾,實在是不起眼極了。

估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才沒有被人發現而搶走。

黎莘蠕了蠕唇,覺得自己鼻尖有些酸澀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「媽媽說,它能帶走我的靈魂……」

姑娘摸著項鍊,不知想到了什麼場景,眼中緩緩的充滿了奇異的光彩。就像瞬間綻放的曇花,驚鴻一現,終成絕響。

然而這短暫的時光還是被打破了,下一刻,房門忽然被推開了。盧卡斯帶著一個光頭的壯碩大兵走了進來,在黎莘看來,他們就像是宣判死刑的惡魔。

盧卡斯對於黎莘還留在這裡的行為很不愉快,他上前一步,一把扯過了黎莘,不容她反抗的將她拖了出去。

黎莘被捂住了嘴,雖然拼命掙扎,卻根本無法撼動這個男人絲毫。

而她拼命呼叫的系統也沒有反應。

對於她來說,這種眼睜睜看著慘劇發生,卻毫無辦法的無力感,幾乎要將她的心臟撕的粉碎。

門關上的瞬間,她甚至看到那個大兵解開了褲腰帶……

畜牲!這群畜牲!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