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601章
瑪麗蘇黑道篇•番外【二】禇清獨白

自我記事以來,我就不曾見過娘親。

姑姑教導我成人,讓我識字念書,鑽研權謀計策。那些日子里,我學會了太多,也明白了太多。

十五歲那年,我第一次見到娘親。

她是個極美的女人,盛裝華服,姿態雍容,只是她見我的第一面,便將姑姑斬殺於我面前。

溫熱的鮮血噴湧而出,濺在我的臉上,濃郁的腥味令人作嘔。

我就這樣被帶回了南朝。

頭一個月,我依然恍惚,即便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,卻仍舊空落落的。姑姑雖待我嚴厲,可她養育我十五年,是我唯一的親人。

娘親,竟是如此殘忍的稱呼嗎?

我不懂,也不願懂。

在南朝的日子,我除了往日習得的那些,還要學上武藝。我已經忘記了那時的酸楚和痛苦,只有日復一日的練習著,直到姑姑的臉越來越模糊。

我就像一個傀儡,恍惚的過了一日,又一日。

如果沒有那件事的發生,或許我會永遠的這麼下去。

我還記得那日是我的生辰,娘親為我準備了一桌珍饈,與我共飲。不見許久的孺慕之情就那麼鑽了頭,可我壓抑著,心裡卻是歡喜又愧疚的。

歡喜這份遲來的母子緣,愧疚的是慘死的姑姑。

然而沒有幾杯,我便醉了。

朦朧間,我看見娘親扶我上了床榻,輕輕的撫著我的額頭。她的手冰冷,卻讓我覺得涼爽。

我本想享受這份難得的寧靜,可很快,這份安逸之心就被撕的粉碎。

娘親,解開了我的衣裳。

原本溫柔的雙手,此刻卻像粘膩的蛇信,肆意的揉捏著我的身體,甚至還有那些私密之處。

我並非一無所知,自然知道這是有違人倫的醃臢之事。

可我沒有絲毫的氣力,就像被抽空了一般。

此時此刻,我才知道自己被下了藥,下藥之人,就是我的娘親。

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,當娘親脫下衣裳與我赤裸相對,甚至想要坐在我身上時,我咬破了舌尖,狠狠的推開了她。

不知是哪裡來的念頭,我這麼衣不蔽體的跑了。

只有跑,才能擺脫這個骯臟的女人。

————

「這便是你要殺我的理由嗎?」

狄蘭被縛在她曾經最愛的王座上,象徵著權勢與地位,那麼高高在上,那麼不可一世。

可現在,她發髻散亂,渾身鮮血,就像是一個面容可怖的瘋婆子。

「不是,」

禇清站在她面前,緩緩的俯下身子,與她四目相對。

只是這回,狼狽的是她。

「你不該一次次的構陷我,讓那惡心的女人來對我下藥。」

「你不該在我身上下蠱,讓我有了你的蹤跡。」

「你不該……害死她。」

說到最後時,他的面龐微微動容,眼中泛起了猩紅的血絲。

「你生下我,我卻恨不能生啖你的血肉。」

他抽出佩劍,緩緩的貼在她的脖頸上。

冰涼的劍刃,鋒銳的吹毛立斷,只是稍稍貼著,就切開了她的肌膚,滲出點點血珠。

可狄蘭卻絲毫不以為意,反而狀若瘋狂:

「傻孩子,你為什麼不懂,這個世界上,只有我才配得上你。那些阻礙我們的人,就應該統統殺掉!」

沒錯,她從來都沒有做錯!

禇清平靜的望著她癲狂的容顏,緩緩的勾起一個譏諷的笑容:

「我最後悔的,便是讓你生下我。」

音落,劍鋒便毫不留情的切割開她的血肉,斬下了她的頭顱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