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82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六十三】與君相別(古代結局下)

許是身子好了,禇清倒沒了置氣的意思,反倒真的依她所言,鋪開宣紙,點了墨,緩緩的勾勒起來。

黎莘看著他的一筆一划,淺淺的揚了唇,眼皮子卻漸漸的沈重起來。

她掩嘴打了個哈欠,靠在他肩畔,低聲道:

「我困了。」

禇清有些莫名,方才還見她精神,才半柱香的功夫,卻一副困頓的模樣。只是他這角度瞧不見她的面色,單單感覺到她緊緊的依偎著自己。

略一思忖,他便拍了拍她的背道:

「睡罷,醒了我便畫好了。」

饒是素日聰敏細心的禇清,也沒瞧見黎莘慘白似雪的臉龐。

旁邊的侍者將一切盡收眼底,然而他們早就得了黎莘的吩咐,這回當做自己看不見,只在心裡嘆了一聲。

黎莘迷迷糊糊的眯著雙眼,頭昏腦脹,那日出晨曦的美景,在她眼中化為模糊的一片白光。

隱約間,她似乎見到了唐禇的臉,又倏忽變作了禇清的臉,最後兩者相融,悲痛欲絕的望著她,口中喃喃的說著什麼,卻又聽不明晰。

黎莘下意識的開口道:

「我不走,我不會走的。」

嗓音若蚊蚋一般,清清淺淺的拂過禇清的耳畔。

他聞言,還當黎莘在同他說話,便笑了一聲道:

「你還想去哪兒?」

黎莘卻不回答,只是接著道:

「你,你…沒事便好……」

禇清這才反應過來,看著安靜伏在懷中的人兒,疑惑道:

「怎的了?」

黎莘下意識的蹭了蹭他的肩,嘴角微勾,雙目輕闔:

「莫怕,我們……自有……相會的一日……你信我……」

說罷,似是用盡了所有的氣力,歪在他懷裡沈沈的睡去。

禇清正是莫名的光景,他抬手勾起黎莘的下頜,卻見她緊緊閉著眼眸,眼睫密密的一片,垂下鴉青的陰影,面上竟比這紙還要白上三分。

他的呼吸微微一滯。

那手自她的下頜探到了脖頸處,稍稍用力的扶起,不過瞬間的工夫,她又無力的軟了下來。

只是這一下,她的唇邊蜿蜒出一道細細的血線,帶著陰鬱的黑,緩緩的淌落至下頜,濡濕了禇清雪白的衣衫,暈出一團污濁的痕跡。

禇清的手便這樣頓住了。

那血線未曾止住,她的眼角,耳廓,都開始淌出鮮血,帶著一如既往的墨色,散髮著濃郁的腥甜之氣。

一旁的侍者便是有了心理準備,也不妨黎莘會以這樣慘烈的方式離去。

他們下意識的上前,想要去接黎莘的身子。

畢竟在他們的印象里,自家的公子,最厭惡的便是這等污穢。

可未等侍者觸到黎莘,一道冰寒徹骨的嗓音就自禇清的喉中逸出,帶著微微的顫抖,讓人平白的脊背生冷:

「滾。」

侍者抬頭,立時被禇清陰鬱如刀的雙眸唬了一跳,當下忙退了不敢動作。

禇清見次,復又將黎莘攬在了懷裡,下頜緊繃,執起那支落在硯台上的筆,緩緩的勾勒起畫中人。

她的眼耳唇鼻,她的一顰一笑。

禇清只平靜的畫著,那只攥著黎莘肩畔的手指節發白,刻入了掌心的血肉,將外罩的紗衫染了猩色。

「我信你。」

他輕輕的一笑,眉宇舒展,眸中卻是一片純然的死寂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