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80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六十一】第七日

次日一早,禇清方睜開眼,便見黎莘伏在榻邊,嘴角勾了笑凝著他。

他揉了揉有些脹痛的額際,只覺得身上一陣冷一陣熱,雖難受,卻也比前幾日的肺腑生疼好了許多。

「怎的這般看我?」

他嗓子里還帶著一點微啞的儂音,比往日多了幾分慵懶。

黎莘歪了歪頭,只笑道:

「你這回可睡得久了,我不看著你,就怕你拋下我去了。」

她說的玩笑,眼眸中卻又幾分閃爍之色,偏偏禇清微闔著眸,一時不曾看清。待他抬了頭,黎莘早已別過了視線,將他微微攙起。

「許是累了。」

禇清蹙了蹙眉心,輕嘆一聲。

這回雖說是來尋那人的,事實上,他未必尋的到。將黎莘帶出來,也許只為了這幾日時光。

雖不甘心,卻無可奈何。

「你合該往外頭走走,身子才能強健。」

黎莘將一旁侍者端上的湯藥餵了他,又在他背後墊了軟墊:

「我聽聞還要在船上呆半月有餘,你總不能一直躺著罷?」

那醫者和她說了,這蠱毒轉移之術,不能叫禇清知曉。任誰都看得出禇清看重她,只怕是不願冒這個險。是以每晚禇清睡後,他們才有機會。

昨晚黎莘便經歷了第一回,雖有些疼痛,但尚可忍耐。這也讓醫者明白,自己的選擇並不曾錯。

「過兩日罷。」

禇清疲憊道。

不知是否真的大限將至,他愈發的愛困,這倒也好,省的醒了平白受疼。

黎莘見禇清沒說兩句又要睡去,心知是蠱毒的緣故,當下也不願多打擾他,只靜靜的陪在他身側,見他在不知不覺中又闔上了雙眸。

素日深沈的男子,這會兒也在她懷裡睡的安穩,睡顏純淨如稚童一般。她不由得嘆了一口氣,輕輕的撫過他的眉間。

若是日後他敢忘了她,她必定要把現代的唐禇給抽個千八百遍。

——

「姑娘,忍著些。」

明晃的燭火下,醫者肅著一張面,手裡捧著黎莘的手腕,他小心翼翼的劃開了一道淺口,鮮血立時一湧而出,滴滴答答的淌在禇清的胸膛上。

黎莘的眉間微蹙,口中咬著一截白布,額際滲了點點的汗珠。

蠱毒需十日方能清除,如今是第七日,已是侵入了五臟六腑,宛如毒蟲啃噬般的疼痛。

黎莘卻只是微微的變了臉色。

她經歷末世時,收到的懲罰比這疼上許多,咬咬牙也就忍了。只是不知到了第十日,她還能不能活下來。

船隻早已不往南朝,而是繞著彎往姜國開。禇清近日昏昏沈沈,睡時比醒著多,也方便了他們行事。

直至最後一條蠱蟲鑽入了黎莘的身體,她才緩緩的抒了一口氣。

醫者立時為她細細的包扎了,命黑衣人端了藥汁給她服下,一邊不忘了叮囑道:

「姑娘,還有三日便大功告成,切記養好了身子,老朽定當盡力。」

黎莘這會兒早已累的不行了,只對他擺了擺手道:

「莫說這些,你且幫我吊著命。若是三日後你不曾醫治好他,我做鬼也不會放了你。」

疼痛雖能忍,她自己的身子她再是清楚不過,已漸趨油盡燈枯之態。這蠱毒,果然如系統說的那樣厲害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