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615章
落魄女奴X禁慾軍官【二十】心之所向

德特里希是被一塊冰冷的手帕給激醒的。

事實上,他並不算是清醒,只是在朦朧中睜開了雙眼,有些遲鈍的望著刺眼的燈光。

他的記憶還停留在那幾瓶伏特加上。

那時,那個叫米婭的女孩加入了他們的談話,萊克斯和康拉德都樂見其成。對於他們來說,米婭的確是個性感的女郎,他們也很樂意和她快活一夜。

可是德特里希提不起興趣。

他一杯杯的喝酒,眼中看見的是漂亮的紅髮女郎,腦中浮現的,始終是那個安靜又羞怯的姑娘。

她明明是素面朝天的,穿著不合身的連衣裙,就像套著大人衣服的小女孩。可她總是那麼的誘人,就像剛剛成熟的果子,青澀,卻甜美的不可思議。

他幾乎無法抑制對她的慾望,並且試圖通過別的女人來宣洩這種莫名的感覺。可是當他見到米婭時,他才發覺,這實在太困難。

因為她的獨特,讓別人都無法代替她。

他們喝了一瓶又一瓶的酒,喝到後來,似乎四個人都有些恍惚暈迷了。

他最後的記憶,是萊克斯和米婭接吻的場景。

德特里希的腦袋一陣陣的抽痛,他頭頂晃動的燈光,令他有種天旋地轉的昏脹感。

他吃力的抬起手,想要用那塊冰涼的帕子擋住燈光。

「您終於醒了。」

似乎是他的動作發出了一些聲響,提醒了那個一直守護在他床邊的小人兒。在一道暗含著怒氣的女聲以後,伴隨著細碎的腳步聲,那惱人的光線終於黯淡了下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床頭那一點舒服的昏黃。

德特里希緊皺的眉終於松開了。

人影取下了他額頭的帕子浸在冷水里,等到熱度降下去了,又擰乾放在了他的額頭上。

只是她的動作實在算不上溫柔,反而因為惱怒的情緒而有些粗魯。

德特里希被她擦的額頭紅腫了一片,雖然他現在沒什麼力氣,可這不代表他失去了知覺。

於是他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,將她用力的拉了過來。

手中的一截柔滑纖細的近乎脆弱,而手腕的主人也沒預料他如此突然的動作,猝不及防的被他扯到了床上。

她的發絲細細碎碎的散在了他的胸膛上,帶著熟悉的,令他記憶深刻的甜香。

德特里希按了按額角,試圖通過模糊的視線去看清那道嬌小的身影。

似乎……是她?

「您,您在做什麼!」

人影劇烈的掙扎起來,試圖掙脫他的鉗制,

「還不放開我!」

她的嗓音是前所未有的清亮,絲毫不見往日的糯糯羞赧。

「不,不是……」

德特里希啞著嗓音喃喃道。

這不是家中的小姑娘,她從來都不會這樣大聲的和他說話,她總是柔柔的,又怯怯的。

可是,她的容貌和小姑娘一模一樣。

難道這是個夢嗎?

德特里希昏昏沈沈的想。

是的,這一定是個夢,是他太無法抹去小姑娘在他心中的記憶了,所以她出現了,這樣鮮明的出現在自己的夢里。

他低聲的說著只有自己才聽的清的話語,就當黎莘想要湊近去細聽的時候,她的世界忽然天旋地轉。

她被這個原本躺在床上的人,一把壓在了身下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