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92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七十三】黑道篇•大結局下

那些過往,黎莘已經從唐禇口中知曉了。

她不是第一次殺人,卻是第一次含著這樣複雜的情緒。

厭憎,可憐。

唐禇說了,他和唐語蘭的恩怨,在禇清和狄蘭時就已經結束了。即便她這輩子又成了自己的生母,他卻也只當這是一場孽緣。

黎莘低了頭,從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透明的密封袋。

唐語蘭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她只是從未有過的心慌。她本以為自己能撐著玉石俱焚,可是現在看來,連最親近的心腹都背叛了自己,她已經徹底的輸了。

她不想死,她還不想死!

黎莘打開密封袋,將一支細細的針筒和藥水取了出來。

她後退幾步,接過了唐禇遞給她的手套戴上,極為熟練的拆開包裝,將藥水吸入了針筒。

銀色的尖芒滲出一滴露珠似的水滴,在陽光下,卻帶著些微的刺眼和冰冷。

唐禇深深的望了唐語蘭一眼,轉過身不再去看。

黎莘帶著針筒上前,在小護士的幫助下,捲起了唐語蘭的衣袖,露出一截蒼白消瘦的手腕。

她無視手下人的劇烈顫抖,在她因驚恐而瞠大的雙眸下,緩緩的將針扎入了她的靜脈。

起初只是一絲絲的刺痛,隨之而來的,就是蔓延至全身的無力和冰冷,伴隨著劇烈的絞痛,讓她幾乎蜷縮在輪椅上。

她張了張嘴,卻只能發出嘶啞的低吟。

「希望你下輩子做個好人。」

黎莘扔了針筒,眉眼間是一片淡漠。

唐語蘭的面上綻出虯結的青筋,她五指成爪,向著黎莘的方向無力的勾了勾,眼中充滿了密布的血絲和濃烈的憎恨。

可是這一切都是枉然。

她在生不如死的疼痛中失去了力氣,面前也漸漸模糊。到了最後,只有小護士平靜到陌生的面龐留在她的記憶中,最終消散於無形。

————

唐語蘭的去世,對唐家來說不是個意外。

個中的曲折無人多言,總歸最後,唐語蘭在一個陰雨天入了斂。不管她生前如何作惡,起碼那張遺像上的她,笑的溫婉動人。

黎莘真心希望狄蘭的意識消散後,這個真正的唐語蘭能得到安息。

唐禇和黎莘的事兒也被擺在了明面上,這兩人的結合,可謂是驚掉了一乾群眾的下巴。不過二人珍視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,兀自過著自己的小日子,恩愛秀的起飛。

就連秋楓都嫌棄黎莘唐禇那股子膩歪勁兒,表示二人同時在場時她絕對不要出現!

太欺負單身狗了!!

黎莘對此,付之一笑。

好比這個週末,他們愉快的來到了一處深山老林度假,住在頗有古趣的別墅里,舒舒服服的泡著花瓣浴。

造型獨特的浴池容納多人也綽綽有餘,黎莘趴在浴池的邊緣,頭上蓋著薄薄的絲巾,渾身肌膚都被浸出了胭脂的粉色。

唐禇慢慢靠近她,摘下她頭上的絲巾,在她唇上輕輕一吻。

黎莘睜開眼,入目所及之處,就是他清潤俊秀的精緻面龐。微濕的墨發搭在光潔的額頭,配上氤氳的水汽,頗有幾分出水芙蓉的味道。

她不由得嘖了一聲,捧了他的面頰細細的欣賞:

「公子好生俊秀。」

她笑著捏了捏他的臉,做出一副輕佻的情態,像極了欺男霸女的痞氣混混。

唐禇卻不為所動,反而伸手攬住了她不著一物的腰肢,讓二人的肌膚親密相貼。

「不如共赴巫山,如何?」

黎莘笑嘻嘻的攀上了他的肩膀,一雙腿兒不安分的歪纏著,在水下熟練的撩撥著他。

「甚好。」

語罷,便深深的吻上了他。

如此,甚好。

某亙:黑道篇完結啦~狄蘭的梗在古代番外會有詳細的說明,另有現代甜肉番外後期放出哦~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