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638章
落魄女奴X禁慾軍官【四十三】重逢的懲罰

深夜,德特里希回到了家中。

往日都帶著暖黃色調的客廳,如今已經漆黑的一片。他踩上冰冷的地面,將門緩緩合攏。

太快了。

他的臉隱匿在黑暗中,襯著淒白的月光,有種深沈的哀慟色彩。

黑夜,黑夜,還是黑夜。

比失去更痛苦的,是失去後的孤寂。

這個屋子里的每一處,都存在著黎莘的痕跡,她才走了三天,這短短的時間甚至都帶不走她身上的花香。

德特里希倚著門,頹然的滑坐到了地上。

有些凌亂的黑髮散在他的額際,那雙帶著灰質調的藍眸,此時已經被空洞全線佔據。

……

「您嘗嘗這個?」

「哎呀,您忘帶這個了,喏。」

「您,您又欺負我!」

……

女孩的音容笑貌歷歷在目,似乎閉上眼,她略帶著羞澀的笑意就會浮現在他的腦海。

她清甜的嗓音,似乎拂過了他周身的空間。

她的呼吸,彷彿近在他的耳畔。

呼吸……?

「您坐在地上不涼嗎?」

黎莘有些奇怪的問道。

兀的,剛剛還空渺的聲音突然從身邊傳來。德特里希猛地睜開雙眼,正對上黎莘被燭光照亮的面頰。

她被一層暖暖的光籠罩著,虛幻美好的不真實。

「您怎麼了?」

德特里希的呆滯表情讓黎莘有些莫名,她伸出手,探了探他光潔的額頭,略微困惑的嘟囔著:

「沒發燒啊……」

她說著,又湊近嗅了嗅德特里希的衣領,小巧的鼻子微微翕動,像極了活潑的小倉鼠。

「您喝酒了?」

聞到酒味的黎莘責怪道,

「我不是說了麼,讓您少喝一些,您總是不聽……」

大概是上尉大人難得如此乖巧,嘮叨欲發作的黎莘開始喋喋不休的數落他。她根本不知道德特里希已經認為她死了,只是看不慣他如此狼狽的模樣。

畢竟這樣的美色,一定要好好保護。

德特里希足足聽了十幾分鐘才回過神來,他顧不上黎莘手裡的蠟燭,幾乎是直接向她撲了過去。

「欸!」

男人的來勢太過凶猛,黎莘手裡的燭台被撞到了地上,好在不是木質的地面,那燭台滾了兩下,就熄滅了。

客廳又恢復了黑暗。

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黎莘的五感瞬間敏感了起來。這樣的寂靜空間,能清晰的聽見德特里希急促的心跳聲。

撲通,撲通。

一下重過一下。

他緊緊的抱著她,手臂的肌肉賁起,彷彿要將她揉進自己身體。

「您……怎麼了?」

黎莘有些怔愣的問道。

德特里希的力道雖然大,可她完全能覺察到他手臂的顫抖。

他深埋在她的頸部,面頰觸及到的,是她溫熱而真實的肌膚。

「抱歉。」

他低低的嗓音,帶著濃郁的沙啞,

「我不該離開你的。」

德特里希的眼眶漸漸泛紅,只是黎莘此刻看不見。

「您在說什麼呢?」

黎莘無奈的回抱住他,伸手溫柔的拍撫著他緊繃的背部。

「這又不是您的錯,再說了,我現在很好,不是嗎?」

她心中暖暖的一片,目光也漸趨柔和。

不過她沒想到的是,德特里希聽完這句話,立刻坐直了身子。

他離開這個懷抱,眯了雙眼望著她:

「的確,」

他泛著水色眼中忽而一片清明,

「我該好好的懲罰你。」

黎莘:……

黎莘:喵喵喵??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