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645章
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【一】糟糠之妻

黎莘這次是被活活熱醒的。

夏日的蟬兒在窗外不眠不休的鳴叫著,屋子里一股子悶熱,讓她有種無法呼吸的窒息感。

她下意識的一抹脖頸,摸到了一手的薄汗。

她拉了拉衣襟的衣服,有些費勁的張開了雙眼。

朦朧的紗帳垂在床榻之外,繡著鴛鴦戲水的花樣,頗有幾分討巧的意趣。她撩開簾子,視線所及之處,是一派古色古香。

她頓悟,是古代世界。

黎莘揉了揉脹痛的額頭,點開了任務界面,細細閱讀著這次的劇情。

原身是個富商家的嫡三姑娘,說是富商,實則還謙虛了許多。這黎家雖是發家不久,財氣可是實打實的粗,有那膽子大的,說一句富可敵國都無不可。

而原身是唯一的嫡女,疼寵她的爹娘給她的嫁妝,絕對能夠讓她隨便花個幾輩子。

不過士農工商,雖家財萬貫,卻也多少叫那些權貴們瞧不起。為了打通門路,黎家的老爺將寶壓在了寒門出身的崔家兄弟身上。

兄弟二人皆過了鄉試,中了舉人。長兄崔君實為人端方,儀表堂堂,是個翩翩君子。其弟崔子瞻,卻是難得文采風流,俊逸多情,且是鄉試的解元。

難得的驚才絕艷之人。

黎老爺其實更看好才智過人的崔子瞻,但是他的皮相太過俊美,自家被寵壞的小女兒怕是難以駕馭。

他思慮再三,還是為她選了崔君實。

雖不如弟弟出挑,但勝在沈穩,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。

不過黎老爺大約怎麼也沒想到,這個他千挑萬選的「正人君子」,實則是個野心勃勃的虎狼之徒。

在劇情的後期,兩兄弟都官拜朝堂,崔君實榨乾了黎家的錢財用以鋪路,等到黎家沒有利用價值了,便尋了個由頭休了原身。

原身死的時候,他方娶了尚書家的庶女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。

而黎莘卻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要忽略這人渣。

沒錯,百分之五十。

坑爹的系統它又沒有給出攻略人物,只是告訴她是這兩兄弟中的一個。

黎莘:呵呵(微笑.jpg)

關於崔子瞻其實著墨不多,因為劇情是從原身的視角來敘述的。崔子瞻和崔君實有些不同,他文採斐然,又通身的風流藴藉,殿試時就得了皇帝的青眼。

他與黎莘的交集,不過是春闈前的幾月光景罷了。

彼時她方才嫁給崔君實,正是蜜里調油的時候,即便對這小叔的名號早有耳聞,閨訓卻讓她從不逾矩。

即便在宅子里碰見了,也是低眉順眼的問好,再匆匆的避開。

原身的確是個被嬌寵的姑娘,但三觀很正,雖有些小脾氣倒也無傷大雅。她生的也好,艷若桃李那一類型,偏還帶了些嬌憨的俏麗,第一眼就讓人印在心裡。

也不知道這崔君實是不是一個爛了心腸的,為了向上爬,竟如此對待結髮之妻。

更別提,黎家還是崔家的恩人。

不過讓人悲嘆的是,崔子瞻不比崔君實狼心狗肺,卻也不是個善心之人。他只是命人安頓了黎家上下,轉身便拋在腦後了。

沒有過問,沒有探望,只是給了一處宅子一筆銀錢,言明這是他欠黎家的,如數奉還。

然而黎莘仔細的想了想,他說的也沒錯。

崔子瞻的確是靠自己爬上去的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