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619章
落魄女奴X禁慾軍官【二十四】只是夢?

德特里希一覺醒來,只覺得頭疼的快要炸開了。

他下意識的望向天花板,熟悉的顏色和床頂,周圍都是他房間的擺設,很顯然,他回家了。

他皺著眉捏了捏鼻梁,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。

身上的衣服很妥當,是他常穿的睡衣。雖然喝了酒,但是很明顯他被仔細的照料過了,清爽的沒有一絲粘膩。

而昨晚的夢……

他深埋在她體內的快感,似乎還殘存著些許余韻,那緊致柔滑的甬道緊緊的包裹著他,讓他不願抽身。

可是德特里希明白,這大約只是個夢。

一時間,他說不清心中的情緒是失落還是釋然。

他緩慢的起身,取過床邊擺放整潔的衣服穿上,鼻息之間,少女的甜蜜香氣還細細的縈繞著。

德特里希閉上眼,腦中依稀還能出現她哭叫嬌啼的柔媚情態,逼真的讓他下腹一緊。

他猛然睜開眼,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。

真是夠了!

————

德特里希洗漱好下樓後,他的早餐早已經擺放在了餐桌上,隱約間還散髮著些許熱氣。

他拉開椅子坐下,視線所及之處,卻沒有女孩纖瘦的身影。

不知為何,德特里希覺得自己失去了胃口。

昨晚的夢讓他徹底的醒悟了,自己對小姑娘的慾望究竟有多深沈,夢境中他那些粗魯瘋狂的行為,無一不給了現實中的他一個狠狠的耳光。

他很害怕,自己終有一天會忍耐不住,變成夢里的模樣。

「您醒了?」

正從花園回來的赫伯特看見德特里希,一時間有些驚訝。

不過很快,這種驚訝就變成了複雜。

「赫伯特,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?」

德特里希喝了口水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轉移注意力。

可是往日都熱情洋溢的赫伯特今天卻有些不同尋常,他望了德特里希一眼,有些古怪的移開了視線:

「噢,是萊克斯和康拉德把您送回來的。」

不過他並沒有親眼看見,而是從黎口中知道的。

想起昨晚那個披著床單,幾乎要癱軟在地上的可憐少女,赫伯特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。

要他說,自家的小主人就該負起責任,那可是一個好姑娘,就這樣被他……

但是隱瞞是黎的意思,他也不能強求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德特里希因為混亂的思緒,所以並沒有注意到赫伯特的不同,他望了周圍一圈,疑惑的問道:

「黎呢?」

往日都會用輕快嗓音問候他的少女,今天雖然準備了早餐,卻一反常態的不見了蹤影。

即便德特里希知道自己最好少見見他,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。

赫伯特見他是真的對昨晚毫無印象了,只得支支吾吾的替黎莘圓謊:

「黎……黎說今天有些不舒服,所以做完活以後,回房間休息了。」

要不是她堅持,赫伯特連早餐都不想讓她準備。

上帝啊,昨晚他可是親眼見到了她的慘狀,自家的小主人實在是太過粗魯了,從她紅腫的眼眶和雙唇,脖子上那些青紫的痕跡,他都能想到這過程有多激烈。

當然一方面,他還是暗暗滿意著小主人的勇猛。

畢竟他一度以為他不喜歡女人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