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90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七十一】喪心病狂

小護士頓了頓,沒有說話。

唐語蘭忽覺心情頗好,雖然她來到這孱弱多病的身子上,一直都鬱鬱寡歡。可在油盡燈枯之前能拉下唐禇,她是半點都不虧的。

他終究逃不過自己的手心。

「把小五帶上來。」

唐語蘭撫了撫輪椅的把手,腦中漸漸浮現出唐禇和黎莘的容貌。

不過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……竟也值得背叛她嗎?那正好,讓他親眼看著心愛之人被自己折磨至死,必定是大快人心的。

小護士應了聲是,堪堪要邁出幾步去叫人,孰料身子一轉,卻是愣愣的頓在原地。

唐語蘭本還不覺,半晌見她還不動彈,不由得怪道:

「你站著乾……」

邊說,邊回了頭去看。

這一看,她也如小護士一般停滯住了。

在這亭子的不遠處,立著兩道熟悉的身影。唐禇身著簡單的襯衫長褲,清新明淨,比起古代的模樣,倒顯得英挺利落了許多。

黎莘則好整以暇的雙手抱胸,站在他身邊,似笑非笑:

「人我送回來了,」

黎莘挑了一側的眉,狹長雙眸中流轉了幾絲邪佞之意:

「就是不知道唐夫人給不給個解釋了。」

她可是對這女人惱的不行,在古代給自己親生兒子下蠱,害的她以命換命平白受折磨。到了現代,還在那兒不安生的蹦噠,攪的她心煩意亂。

唐語蘭到底是個心智深沈之人,在經歷了短暫的驚疑後,立刻逼著自己冷靜了下來,換上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:

「黎小姐說的,我有些聽不懂。」

總歸她把證據都清理了,自己這身體不管是實質還是名義上都是唐禇的生母,他們又能如何呢?

黎莘聞言,有些譏諷的勾了勾唇:

「唐夫人倒是好興致,一把年紀了,臉皮子也沒見薄。」

她從來不是個能忍的,能讓這老虔婆憋一口氣的事,她樂的去做。

唐禇也不出聲,只是平靜的看著兩人交鋒。

唐語蘭不管是古是今,身份都尊貴無比,平日里只有她給別人臉色的份,哪裡遇見過黎莘這樣心直口快的辱罵。

她攥緊了手,目光卻對上了一旁的唐禇:

「你就這樣看著這女人對我不敬?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母親!」

她的口氣含著三分威嚴七分沈肅,和唐禇記憶中的狄蘭一模一樣。

要說有不同之處,那就是她已經失去了引以為傲的絕色容顏,並且久居病榻,不堪一擊。

風水輪流轉,不是嗎?

「夫人說錯了,」

唐禇輕輕攬過身邊的黎莘,嗓音輕柔低沈,一雙秀致眼眸沈墜了濃濃情意,恨不能將人溺死其中。

「我眼裡可瞧不下其他人。」

饒是黎莘知道這更多是為了氣唐語蘭,還是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。

見慣了冷面冷情的禇清,突然來這麼個溫潤似水的,她還真有些不習慣。

然而在唐語蘭的眼中,黎莘那些微的小動作,更像是嬌羞表現出來的女兒情態,噎的她一口氣堵在了喉嚨里,險些喘不過來。

她的指尖發白,恨不能立刻將這個小娼婦打殺了。

她才是唐禇最親近的人,這個世上,除了她,誰能配得上唐禇?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