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85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六十六】思之欲狂

黎莘想過這一天會到來,只是不知來的這樣快,這樣的叫她……措手不及。

她頭一回不知該如何是好,只是愣愣的看著唐禇,望進他深不見底的雙眸,一時無言。

「你從來都是如此,」

唐禇彷彿沒有在意她的遲緩,而是默默的上前一步。他雖看似神色平靜,細細打量,卻能清楚的發覺他隱忍的情緒,正在尋找一個突破口,亟待爆發。

「莫名其妙的來,悄無聲息的走。」

他離她不過一步之遙,輕伸出手,有些涼薄的指尖就這麼攀上她的面頰,溫柔撫觸。

「我本要忘了你了……」

他低低的嘆了一聲,似是對著自己呢喃。

是啊,他曾經能忘了她,可她又那樣不容分說的出現了,奪了他全部的心神。而在他已準備坦然接受死亡時,她卻毫無預兆的替代了他,換下了他所有的餘生。

整整三十年,他再也忘不了她,就像烙在骨血里,每回憶起都是刻骨的疼,卻偏偏不能,也不願忘記。

清潤的男聲徘徊在耳際,頰上的溫度也漸漸的清晰分明。黎莘扯了扯嘴角,發覺自己竟笑不出來。

她腦子里亂作了一團,只能定定的站著,四肢僵硬。

她該說什麼,該做什麼?

黎莘不知道兩人僵持著過了多久,久到她的眼眶都乾澀難忍,似乎一不小心,就要落下眼淚。

她抿了抿唇,有些喑啞道:

「你忘了嗎?」

她聽見自己如是道。

有些小心翼翼,也有些緊張忐忑。

那落在面頰上的指尖頓了頓,復又慢慢往下,滑過她的下頜,脖頸,肩畔,一路來到了纖細的腰肢。

然後唐禇微微一帶,她就不自覺的向前一步,被他攬在懷裡。

溫暖的熱度伴隨著清淺的香氣,瞬間充斥了她的身體和鼻尖。她的額頭抵著他的雙唇,帶了淡淡的濡濕與顫抖。

手掌所觸之處,是他心口的跳動。

然後,她聽見男人帶了輕笑的嗓音,在她耳畔低低道:

「不敢。」

————

窗明幾淨的一處臥房裡,灑滿了淺淺的光暈,床頭的花瓶里有幾朵頹靡的殘花,呈現出枯敗的凋零之色。

一名護士放輕了腳步,緩緩推開臥房的門。

她的手中,還捧著一束沾了露珠的鮮花,嬌嫩清香,生機勃勃。

床上躺著的人似乎聽見了動靜,有些不安的動了動身子,喉間發出一聲呢儂的囈語。

護士的腳步一頓,立時停在了原地。

等臥床之人再度發出綿長的吐息時,她才微微的松了口氣,躡手躡腳的將花束換了過去。

正值盛放的蓓蕾,點綴著芬芳的穠麗。

護士收走床頭櫃上的水杯和見空的藥片盒,將事先準備好的溫水和藥丸輕輕擺放在她身邊。

「唐夫人,唐夫人?」

她壓低了嗓子呼喚道。

一聲接著一聲,雖不響,卻執著而堅定,顯然是不叫醒不罷休的。

臥床之人終是受不了這聲聲入耳,緩緩的睜開了雙眼。

蒼白的肌膚,淡紫色的薄唇,這個已年近半百的女子,卻少有風霜的痕跡,反而有種嬌弱的病態之美。

她看著護士,極近溫柔的笑了笑:

「你來了。」

——分明是典雅的美人兒,嗓音卻粗礫沙啞,不辨男女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