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88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六十九】千年糾葛

有些事就像一隻密不透風的木桶,看似嚴實緊合,然而只要破了一處,所有的秘密就會傾瀉而出。

這個男人,就是那一處破洞。

他的確撐了許久,可他還有著分明的弱點——他的摯友。

一個有弱點的人更好把控,他並非幕後之人培養起來的親信,為了控制他,他就必須有弱點。

如果換了另一個,反倒還不好使。

光是這一處破綻,在黎莘看來就足夠了。曾經顛覆了原身的BOSS,實際上沒有她想象中的那樣危險,讓黎莘來說,這人的佈局雖縝密,但有些太過匆忙,並非完美無缺。

甚至有些地方,TA根本沒來得及出手。

「很奇怪,」

秋楓遞上了一份文件,思及文件中的內容,不由得有些疑惑的蹙著眉:

「看的出來是個硬石頭,有些細枝末節處處理的也堪稱天衣無縫。但是破綻不少,就像是……」

黎莘微微一笑,不等她開口就接道:

「就像是,趕時間?」

沒錯,趕時間,TA很心急。

心急到只能掌握大概的程度,無法事事顧及,不管是抓壯丁似的棋子,還是過於猛烈的野心。

黎莘的原身把控著黑道的命脈,她本就游走在灰色地帶,憑借著女流之身建立起帝國,不得不說,她是一個聰明而心狠的女人。

這樣的女人,不會為自己留下脆弱的要害。

所以當那個幕後黑人妄圖在短期內蠶食這塊肥肉時,TA很不幸的撞到了鐵板。代價就是,以黎莘的小出血,換來了TA的元氣大傷。

可這人根本停不下來,似乎在被什麼追逐著,就算撞的頭破血流,也要和他們同歸於盡。

文件袋上詳細記錄了這些日子的細枝末節,最初的變故,竟然是她穿越來的一年前。

一年前……

莫非?

黎莘恍然,兀的想起了關鍵之處。

「秋楓,唐禇恢復前,是不是昏迷過一段時間?」

這份資料很詳盡,也因此記錄著許多她原先沒有注意到的細節。她穿越來沒幾日,唐禇就因為盛玥恢復了智力。可在那之前,幼年心智的唐禇曾昏迷過很長一段時間。

斷斷續續,不見好轉。

黎莘記起了唐禇房間的暗格,事實上那是她離開後從系統口中的得知的,之前她還不曾多想,現在細細品味,才覺得有些不同尋常。

為了看管一個弱智的二少爺,為什麼要安裝暗格呢?

除非,那人想要他的一舉一動,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。

「似乎沒有多久,唐家把些事瞞的很緊,只能隱約知道是幾個月,時而清醒時而昏迷。」

秋楓搜索著記憶中的信息,認真的回答道。

……原來如此。

黎莘聽罷,猛然回過神,一個大膽的猜測幾乎是瞬間浮現在了她的腦海。

她立刻掏出電話,撥通了唐禇的號碼。

嘟聲響起的剎那,手機的另一邊就傳來了喑啞慵懶的男聲:

「看來你還沒忘記我。」

唐禇饒有興致的打趣道。

黎莘卻顧不上和他玩笑,她飛快的翻著手裡的文件,面色沈凝:

「我問你,你那時身上的蠱毒,是不是你親生母親的手筆。」

如果她沒猜錯,回來的人,不止她和禇清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