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574章
瑪麗蘇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【五十五】不如她

黎莘怔愣,下意識的撫上那雙細膩手掌,訕笑道:

「我哪敢這般,只是……」

只是系統這個坑貨總是一聲不響的搞傳送,她也絕望的不行啊啊啊啊!

禇清一雙眼瞳緊緊凝著她,似乎她不說出個緣由來,自己是決計不會輕易放了她的。

黎莘想著自己也編不出什麼好的藉口,倒不如推脫一番,半真半假的同他說:

「我每回離開,自己卻也不知為何,你可還記得當初我們頭一回見面?」

那時候的她毫無預兆的出現在禇清的床榻之上,一直都是禇清心頭的未解之謎。

他抿唇,神色間似有不悅,卻未打斷她。

「那回以後,我就常常這樣,你當我是走了,實則我不過是睡了一覺,醒來才發現這許多變故。」

黎莘說著,垂了眼眸輕嘆一聲。

說起來,穿越回去,也的確是依賴睡覺的,她這樣,大約……應該……或許不算撒謊吧?

禇清卻不信她,他甩開她的手,容色慍怒的一揮袍袖:

「滿口胡言!」

那墨色的袖口在黎莘面前一閃而過,再抬頭時,禇清已起了身,只拿著清矍脊背對她:

「你可記著了,事不過三。」

那嗓音自是說不出的涼薄,饒是黎莘有了心理建樹,也不由得抖了抖身上的寒意。

禇清說了這話以後的幾日,就當真是和她置氣了一般,雖讓人好吃好喝的服侍她,自己卻再沒來瞧過她。那些院子里服侍的侍者成日里癱著一張臉,還不如之前的幾個來的有趣。

黎莘就這麼數著時辰過,權當是給自己放假松快了。

院子里常能傳出一些閒言碎語,諸如禇清今日選了那個姬妾,如何寵愛,得了怎樣的青臉。黎莘聽了,也只在心裡冷笑一聲。

以禇清的性子,可未必會真去「寵愛」所謂的姬妾。

事實證明她猜的也沒錯。

禇清是存心晾著她,實則也是抹不開面,畢竟他平日里清傲慣了,這回又是黎莘的錯,他自認沒必要先去低一回頭。

他倒是沒料到,黎莘半點沒有悔過的意思。

這人整日里吃吃喝喝,被伺候的妥妥帖帖的,好不快活!

聽得下頭的侍者如此回報,禇清險險沒咬碎了牙,偏那會兒又到了晚上,他就直接命人帶了個往日瞧得順眼的姬妾來,剝光了扔床上。

那姬妾又羞又喜,身上只著一層殷紅薄紗,襯的膚白如玉,鬢發鴉青,那如畫眉目,在燭光裡頭越見清晰。

她的容顏與黎莘全然是兩個極端,一雙杏兒眼,彎月眉,櫻桃紅唇一點朱。身形儂纖合度,裊娜玲瓏,已是尤物之列了。

更別提此刻她雙頰暈紅,媚眼如絲,漾了水波的眸間滿是盼君憐惜。換作尋常男子,只怕恨不得立時將她吞吃入腹,覆雨翻雲。

可禇清來到床榻之前,只蹙了眉打量一眼,就莫名的失了興致。

那腰肢雖盈盈,卻不如黎莘腹部一抹起伏線條來的好看。

臀兒圓潤,形狀卻不如黎莘挺翹,有如飽滿豐腴的蜜桃。

身量嬌小,雙腿白嫩,卻不如黎莘的腿來的修長筆直。

總之就是左看右看,都不如她。

不如她了,自然也就沒有多餘的念頭了。

可憐這姬妾,赤著身子躺了半天,從里到外叫人看透了,也沒得來禇清一個垂憐的眼神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