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56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二十二】椅上歡愛(H)

燕瑾深吸了口氣,復又睜開雙眸。

他微挑的眼尾,難免攜了一絲不悅。只這不悅不是對著黎莘的,而是對著自個兒的。他自忍辱負重入宮以來,素來將自我把控的極好。

只黎莘這女子,不知是不是因著受了冷落性情大變,同他以往所見,沒有了半分的相似。

若是現在的她,只怕能將安宗帝迷的魂不守捨罷?

「我再同你說一次,下來。」

他抿著唇道。

雖說他這樣是有些威嚴,不過黎莘向來不是膽小臉皮薄的,若是怕了他惱了他,她也不會出此下策。是以燕瑾所說,於她來說,沒有絲毫的威脅力。

大不了就是被他趕下去,她面皮子也不會紅一下。

所以燕瑾的警告就成了她的耳旁風。

「男歡女愛,本就是你情我願。既是已亂了一回,再亂一次又如何?」

黎莘不在意的笑道。

說話間,她已脫了燕瑾衣衫,那肌膚果然若冰雪瑩白,足以令女子羞愧難當。她在他鎖骨上輕咬了一口,叨住了那軟肉吸吮。

這裡,應該是燕瑾的敏感帶沒有錯。

燕瑾果然身子一震,本就立正站好的陽物一柱擎天,頗為危險的抵在她下身處。隔著兩層布料,猶能探到那灼熱溫度,宛若燒燙的烙鐵。

「瞧,你分明想要我。」

黎莘笑的嫵媚,靈活五指攀進了他的衣擺中,緩慢而磨人的攀爬上那青筋虯結的玉柱。此刻它被釋放出來,還極有動力的彈了兩彈。

她握住,略略擼動了兩下,清黏的體液就從鈴口爭先恐後的湧了出來。果然燕瑾不僅技術一流,陽物也是極品。

黎莘舔了舔唇,躍躍欲試。

「娘娘,恕小臣直言,來日,你必定會後悔。」

燕瑾捏住她下頜,鳳眸中閃爍著她看不懂的複雜情緒,只她並不在意。束手束腳,瞻前顧後,日後會平添失落。

「便是悔,也是我自個兒選的。」

黎莘挑眉道。

言罷,她就在那鈴口撫了兩把,掀開衣裙,緩緩的坐了下去。

玉柱推開媚肉,一直抵入深處。她早已被燕瑾的美色撩的泥濘不堪,這會兒自然也沒有甚大的阻礙。剎那間,飽滿席捲了她的身子,甚至因為塞的緊緊的,還有微微的脹痛。

二人同時發出了一聲滿足而沈醉的呻吟。

正如黎莘所想,燕瑾便是到了最後,也沒有推開他。他早就動搖,所謂的最後通碟,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。

她扶著燕瑾身後的椅背,緩緩的動作起來。

過長的衣物遮住了下頭的淫靡景象,兩瓣嫩生生的蚌肉還帶著淺淡的粉色,此刻已成了一個滾圓的圓形,將那玉柱吞噬了進去。

這種極慢的速度,每一下都能讓人感受到最為全面的觸感,比如黎莘,比如燕瑾。不知是歡愉多一些,還是磨人多一些,總歸黎莘的身子瀰漫了淺淡的粉,桃花美眸半閉半合,柔媚萬千。

這種交歡,既隱秘又刺激。

燕瑾的神情也帶了一絲恍惚的美態,不可否認,他沈醉其中。 這本就是最為美好之事,身體交融的契合,有時也會成為感情的昇華點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