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62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二十八】馴‘馬’?

顯然燕瑾也注意到了,視線都變得有些奇怪。

「這馬,同燕公的倒是有些像。」

黎莘開玩笑一般道,立時就有侍人湊上來回道:

「回娘娘,這馬同燕大人的,是一母同胞。」

安宗帝在兩匹馬上來回看看,也忍不住朗聲笑道:

「這倒是有趣,皇后,你莫不是想騎這馬罷?」

他倒也曾中意過這匹,只是它的確烈性,雖能勉強制住它,卻並不怎麼聽話,一來二去,安宗帝也就放棄了。

至於燕瑾那匹,性子比這匹來的溫順。

黎莘拍了拍那馬的鬃毛,見它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前蹄不耐的在地上刨了刨,不由笑得燦爛:

「的確,這馬俊的很。」

言下之意,她就是想騎這馬。

侍人連忙勸道:

「娘娘不知,這馬脾氣倔的很,並不大聽話。只怕它發了狂,傷了娘娘千金之軀。」

若是黎莘出事,他們也擔不起那責任。

黎莘卻不以為意的莞爾道:

「無妨,本宮就喜歡馴這烈馬,越野的,本宮越喜愛。」

不知是不是燕瑾的錯覺,他總覺著黎莘說這話時有意無意的看了自己幾眼。這種感覺,真是來的莫名憋屈。

燕瑾:你看馬便看馬,看我做甚?!

安宗帝聞言卻蹙了眉:

「這馬的確野性難馴,皇后,你還是換一匹罷。」

音落,他就想讓人牽了小母馬過來。

黎莘自然不願意,她肖想了那麼久,怎能因為安宗帝一句話就給放棄。他覺著她做不到,那只能證明給他看看。

於是她動作極快的扯過了繮繩,又利落的翻身上馬。她整個動作都行雲流水,一氣呵成,就是安宗帝想阻止,也實在是來不及了。

她在馬背上,頗有些巾幗不讓鬚眉的味道。

這匹馬在她上來後,的確有些躁動不安,侍人似乎都有些拉不住它。可黎莘卻俯下身,在它脖頸上撫了撫,又在它耳畔低語了幾句。

那馬竟然就這麼詭異的安穩了下來。

「好孩子。」

黎莘笑眯眯道。

從侍人手裡拿過繮繩,她一夾馬腹,那馬就慢悠悠的走了起來。

安宗帝,燕瑾,和那侍人都看的瞠目結舌。黎莘對安宗帝微躬身子行禮,示意自己要先行告退。

做完這一切,她就把手指放嘴裡打了個清脆的呼哨,身下的馬兒如同得了指令一般,帶著她飛奔而去。

這份肆意暢快,瞧得其餘妃子都是艷羨不已。

安宗帝覺得心口微微一滯,忽而生了幾分追逐而去的慾望。可還沒等他出發,葉翩便騎在一匹小母馬上,由侍人牽著來到了安宗帝面前。

「皇上,」

她咬了咬唇,有些羞赧道,

「臣妾不大會騎馬……」

安宗帝自然不能撇下她不管,一時就有些為難。燕瑾見此,不動聲色的湊上前,在安宗帝身邊低聲道:

「若皇上擔心,小臣願前去保護皇后娘娘。」

至於葉翩,他可不想看見她。

安宗帝更想把葉翩托付給他,只不過既然燕瑾這樣說了,葉翩也聽見了,再說就難免傷人。

是以他,點點頭,同意了燕瑾的提議。

燕瑾微微一笑,一夾馬腹,策馬而去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