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71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三十七】毒藥奪命

燕瑾略略一怔。

跟著黎莘的視線,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小指,一時間,神情就有些恍惚起來。

「這……」

他撫了撫那指套,眼裡滑過一絲哀慟,只是轉瞬即逝。

「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傷口罷了,我嫌它難看,遮住了。」

燕瑾將那只手收進了袖籠裡頭,一抬頭,神色便又似平常一般。黎莘絕不曾錯過方才他的異樣,只是燕瑾的脾氣,她又怎麼可能套出話來。

「你不願說就罷了。」

黎莘坐回了原來的位置,瞧著窗外。

細細想來,這個身子不過二十二歲,放在現代,還是個如花般的年紀。可是到了古代,卻算得上是年紀大了。

燕瑾也去看窗外,彼時已經快要到了深秋,外頭的景致大不如前。多是些凋零枯敗之意,他見黎莘眉宇間的愁緒,忍不住抿了唇:

「若你不願,我自不會逼你。」

一開始,他的確是算計黎莘的。可是他到底是個活生生的人,躲不過自己的七情六慾。有了一回的心軟,自然有第二回第三回。

造反一事,本就是賭了命的。想必她當初的豪言壯語,不過是一時的心血來潮。可他怪不得她,他狠不下心。

「我並非不願,」

黎莘嘆了口氣,緩緩回過頭來,她近日來穿的益發素淨,許是沒有休息好,面色難免憔悴了一些。

那巴掌大小的臉上,一雙桃花眼兒似是蒙了一層薄紗:

「我只是心煩罷了。」

這種莫名其妙的躁動感,她很難形容。似乎覺得要失去甚麼,可轉念一想,自己也沒甚好失去的。

燕瑾沈默了。

片刻後,他來到她身後,將她輕擁入懷中。起先黎莘還有些訝異,可隨後,她就感受到燕瑾靠在了自己的肩頭。

「很快就結束了。」

似乎最近的燕瑾,也有些不對勁。

很快就結束了,

這一切。

他累了。

————

安宗帝品了一口茶,忽而覺得胸口一滯。

從圍獵開始,他就隱隱的覺著身子有些不對,那種時不時的抽痛感益發的明顯,直到方才,那一直積蓄著的痛楚,似乎瞬間噴薄而出。

他乾嘔了一口,忽而吐出了一團烏黑的血漬。

那血漬散髮著一股酸臭味兒,此刻濺在了奏章上,斑斑點點,黑白分明,愈發顯得怵目驚心。

安宗帝不敢置信的瞠大了雙眼。

那股苦澀的腥味兒還在口腔里瀰漫開來,他只覺得身子一陣陣的天旋地轉,面前的景色似乎開始漸漸的模糊。

這種感覺,太過熟悉。

暈厥過去的前一秒,他咬牙切齒道:

「賤……人!」

————

安宗帝因積勞成疾的消息,一夜之間傳遍了朝中上下。

太醫輪番的進了他的寢殿里,又一個個愁眉不展的離去。他們的口都咬的緊緊的,至今還沒人清楚裡頭的情況。唯一能明白的是,安宗帝這回懸了。

可他甚至還沒能夠留下一個子嗣。

黎莘被帶去瞧了他一回,前不久還意氣風發的安宗帝,這會兒已是病的雙頰凹陷,臉色蠟黃。

她現在明白了燕瑾的意思,只是不曾想到,這一切竟然來的這樣快。快的讓她措手不及,只能走一步,看看一步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