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73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三十九】驚聞懷孕

「娘娘果真是人不可貌相,小臣甘拜下風。」

燕瑾放開她,在宮女遞上的素帕上拭了拭。

「只是娘娘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想必娘娘未曾料到,也有這陰溝裡頭翻船的一日罷?」

燕瑾將那布帕扔在了地上,嗤了一聲。

隨後,葉翩便眼睜睜的瞧著一人挑開了簾子走出來。她樣貌普通,低眉順眼的,瞧著並不起眼。可她的出現,卻讓葉翩徹底的失了控,幾近瘋狂的掙扎起來。

這份失控在看到她恭敬的站在燕瑾身後以後,益發的猙獰了起來。

燕瑾一挑眉:

「娘娘可是覺著眼熟?」

這枚釘子,他已經在葉翩身邊埋伏了五年,終於,在這最後的關頭給了他們致命一擊。

葉翩當然覺得眼熟,無他,這人是她最為信任的宮女綠藤,精通醫理,卻因著樣貌普通被埋沒在粗使裡頭。當初,她不知為自己的眼光沾沾自喜了多久。

綠藤的確是很管用,辨毒用毒,調理身子,都是個中好手。她越來越信任她,卻不曾想,綠藤才是最終背叛了她之人。

「娘娘,便讓她送你一程罷。」

燕瑾一抬頜,就有人將托盤遞給了綠藤。綠藤面無表情的接過,就地蹲在在葉翩的面前。

「唔唔(賤人)!!唔唔(賤人)!!」

就是葉翩的嘴被人給賭上了,也聽得見她嘶吼的話語——她在辱罵綠藤。

綠藤卻沒有一絲鬆動。

她按住葉翩的脖頸,一雙極為靈巧的手撫上她後腦,在某處揉了揉,葉翩的身子就動彈不得。

藉著這機會,她抽出了布帕,將鳩酒直接灌了進去。

隨後,她堵上了葉翩的嘴,逼得她將酒液吞咽下去。

「娘娘,婢子等這一刻,等了十五年。」

綠藤輕聲道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在床榻上翻來覆去,只覺得渾身都不舒坦。

不知是不是因著看了安宗帝今日病入膏肓的模樣,現在她腦中昏昏沈沈的,俱是一些錯雜的畫面。

那些畫面走馬燈一般的旋轉著,久而久之,她的喉間就湧起了一股惡心勁兒,怎麼忍也忍不住。

她從床榻上坐直了身子,半倚在床頭,輕輕拍撫著自己的胸口。

過一會兒……也許就好了……

黎莘自我安慰道。

可是過了一會兒,不僅沒有好轉的意思,她反而開始愈發的難受。一時沒有忍住,就微躬了身子乾嘔起來。

這反應她一開始還不曾注意到,後來,就有些心驚膽戰。

太熟悉了……

————

葉翩抽搐著死在了那一杯毒酒下,鮮血幾乎浸透了那布帕。綠藤緩緩站起,眼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動容之色。

燕瑾瞥了那屍首一眼,冷笑道:

「晦氣。」

距離他的目標,這就又近了一步。

葉翩死後,安宗帝放心的又厥了過去。只是誰都明白,他那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。

那毒幾乎游走了他全身,饒是大羅金仙,也毫無回天之力。

這毒,是葉翩下的。

她入宮多年卻無子嗣,因著黎莘的復寵,日益焦急了起來。因此,她不再用調養身子的溫補藥方,而是讓綠藤去尋了生子的秘方來。

這一味方子,於女子來說有益無害,卻是男子的催命符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