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05章
妖嬈蛇女X清絕樹仙【二十四】魔君之子

將木堇帶了回來,黎莘同雲暮微一頜首,就將她捲起來抗走。

木堇一開始還愣愣的,後來一陣天旋地轉,便下意識的掙扎了起來:

「黎姐姐,怎麼了?」

黎莘陰著一張臉,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威懾。她柳眉倒竪,重重的瞪她一眼:

「閉嘴,過會兒我再同你算賬。」

兩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了。

雲暮和雲朝留在原地,靜默了許久,雲暮方才轉過頭,望著面前眉眼低垂,面色不明的雲朝道:

「你是不是知曉?」

依雲朝的性子,如何會將木堇遺落在外頭。

雲朝沒有答話。

雲暮擰了眉:

「你可莫要做出甚事,日後後悔。」

黎莘難道不是一個很好的前例嗎?若不是雲朝的選擇,如今他們也不會如陌生人一般,或許更差些,黎莘還記恨著雲朝。

「我後悔不得,木堇與眾生,若是你,你如何選?」

雲朝終於開口,只是話語中難免攜了一絲苦澀。

這麼多的時日,黎莘和雲暮一直在霧峰,對外頭的事全然不知。木堇如今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,她毫無疑問的步了黎莘的後塵,歡喜上了雲朝。只是她將這份心思藏的極深,可聰敏如雲朝,又怎會瞧不出來。

他雖憐她,卻到底不會愛她。

「甚麼意思?」

雲暮似乎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,反問道。

雲朝沈默片刻,方才緩緩抬起頭來:

「我遇見了,淵舟。」

雲暮悚然一驚。

————

一把將木堇扒光扔進了溫熱池水中,她看著那纖弱身軀上殘虐後的痕跡,忍不住緊咬了牙關。

「事到如今,你還要瞞我麼?!」

木堇蜷縮著身子,烏發凌亂的散在尖頭。她不過是尚且稚嫩的女孩,如今看著,更顯嬌憐。

只是那些痕跡,怵目驚心。

木堇的眼中又落下淚來,沿著下頦,一路滴進了池水之中。

黎莘這才發覺,她那雙眼眸早已腫脹不堪,想來是哭了許久的。

她忍不住心軟了。

環住女孩瘦弱的肩,她放輕聲道:

「說罷,是誰。」

木堇揪著她衣襟,似是終於找到了一個傾瀉之口。她忍不住放聲大哭,這些日子以來積壓的委屈,憤恨,不甘,痛楚,統統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。她哭的打顫,明明浸著熱水,身子依然冰涼。

黎莘知道,故事的痕跡已經和原來不同了。

原著中,木堇的第一次分明是和雲朝的,而且是你情我願,根本不可能提早這樣久。

「我……我好恨,我好恨。」

木堇哽咽道,

「為什麼不救我,他明明能救我!……」

在她斷斷續續的話語中,黎莘明白了來龍去脈。

————

雲朝的後背重重撞在了樹身上,這剛猛的力道,逼得他吐了一口腥咸的血液。

雲暮面色陰沈,緩緩收回了手。

「我本以為你只是有些優柔寡斷,不想你竟如此是非不分!」

他冷聲道。

「你可知你做了何事?!」

為了幾個凡人,將與自己朝夕相處那樣久的弟子送入深淵。雖然他嫌木堇是個麻煩,可再如何,她也不過是個女孩罷了。

雲朝拭了拭唇邊的血:

「我沒的選。」

淵舟是魔君之子,實力深不可測,若是雲暮,倒尚且能有一戰之力。

而他,只來得及保護那些人罷了。

「雲朝,你會後悔的。」

雲暮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