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07章
妖嬈蛇女X清絕樹仙【二十六】為妖或為仙?

淵舟手中落空,頗為可惜的觸了觸指尖,彷彿在留戀方才那滑膩的肌膚。

「她自然是好的,」

淵舟起身,說的模稜兩可:

「孤素來不虧待自己的女人。」

那小丫頭雖嫩了些,滋味兒卻是不錯,再者說了,她也算是間接的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。若她能乖乖聽話,做個姬妾,倒是沒有大礙。

黎莘嗤笑了一聲:

「只怕殿下會錯意了罷。」

依木堇的性子,雖不至於同他不死不休,卻怎麼也不會再想見到他的,更別提是做他的女人了。

淵舟的身子果然一僵。

木堇那誓死不從的話語,又從他腦中一閃而過。

他頗為頭痛的揉了揉額,回眸瞧見黎莘似笑非笑的神態,竟是莫名讀出了三分諷刺。一時間,他不由冒了火氣:

「與其想她,不如想想你自己。」

黎莘這會兒其實並沒有被囚禁,不過她也清楚,自己是不能在武力值上勝過淵舟的。

「既來之,則安之,殿下有何吩咐,只管說便是。」

她從床上滑落,墨色的蛇尾盤亙在身後,在這幽暗的環境之下,恍若夜霧中的玉石,攜了淺淺淡淡的瑩潤光澤。

淵舟頗有興致的挑了挑眉:

「這般聽話,倒是出乎了孤的意料。」

他喜歡識相的,尤其是黎莘這種,聰明又識相的。

黎莘卻莞爾道:

「殿下說歸說,做不做,卻是我自個兒的意願。」

語落,她就斜倚在床柱邊,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神態。

淵舟:「……」

他收回前言。

不過即便如此,他還是不會忘了正事。冒了風險將黎莘一並擄來,可不是色慾熏心所致。

「讓你失望了,孤也是受人之托。」

淵舟笑的詭譎,他從懷中掏出一物,握著拳,踱步來到黎莘身前。由於蛇身的緣故,黎莘甚至還比他高上許多,這會兒居高臨下的俯視,更是讓她看了個清楚。

「這物,可有些眼熟?」

淵舟邊說,邊攤開了手。

他掌心靜靜躺著一枚流光溢彩的寶珠,七種顏色交織淌動,如同綢帶一般。

黎莘的呼吸一滯。

她如何能不熟悉,這是她當初,被雲暮奪走的內丹。

「似你這般的靈物,若是失了內丹,想必頭疼不已。不僅修煉之力削弱了七分,怕是肉身也極難維持,更別說……」

淵舟一頓,眯了雙眸打量她:

「你墮入了妖道。」

沒有內丹,僅憑身體,根本難以承受那些靈力。更何況黎莘又轉為妖身,強行逆轉了根基,當初雲暮說她垂死之身,的確不假。

黎莘按捺住心頭激蕩的情緒,強自鎮定道:

「……你從哪兒弄來的。」

淵舟自然看出她表情的變化,握住那內丹,壓了嗓子道:

「將族里萬年難得一遇的苗子浪費了,可不是黎氏的作風。」

他這話,變相告訴了黎莘答案。

沒錯,這內丹,是黎氏族人奪回來的。至於用了甚麼法子,又如何交予了淵舟,那便不得而知了。

「你想要甚?」

黎莘沈聲道。

淵舟又靠近她一步,黎莘也將蛇尾化為雙腿,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。

「青霧山,是仙界的入口。」

淵舟笑道,

「現在,是天隙的日子,那入口之處的屏障,正是最弱的時候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