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08章
妖嬈蛇女X清絕樹仙【二十七】他的心意

淵舟說的隱晦,卻也直白。

隱晦的是話語,直白的是目的。

黎莘倏然瞠大雙目,不可置信的望著他:

「你……!」

淵舟卻拿食指輕輕擋住了她的唇,比了一個噤聲的姿勢:

「不是孤,是整個魔界。」

他啞然而笑:

「怎麼,覺得大逆不道?」

仙魔兩界的紛爭本就是由來已久的,而妖界和人間,前者偏了魔界,後者偏了仙界,卻又不是完全的擁躉。

「你為何不想想,當初你被那些是非不分之人折磨的遍體鱗傷,他們可曾憐過你?」

淵舟蠱惑一般,誘哄著她:

「為何,還要屈居其下呢?」

只要將仙界的入口打通,那入駐其中,也不過是時間的工夫。兩界本就是勢均力敵,且魔界好鬥,若是在武力上,的確更甚一籌。

即便不成功,仙界也會元氣大傷。

黎莘垂下了眸子,望著他手中的內丹,半晌,方才緩聲道:

「我應當做甚?」

————

黎莘回到青霧山時,被雲霧看了個正著。

「你去了何處?」

彼時的雲暮蹙了眉,眸中的焦急之色一閃而過,只是黎莘魂不守捨,並不曾發覺。

「……有些事要辦,便離開了一會兒。」

她勉強一笑道。

「……」

雲暮自然察覺出了她與往日不同,可並沒有打算開口詢問。若是黎莘想說,自然會同他說的。而她選擇了隱瞞,想必也有她自己的道理。

「無礙便好。」

雲暮想了想,只低聲回了這一句。

黎莘頜首,錯過了雲暮的身子,兀自垂頭離去。

留下雲暮,望著她背影,陷入了沈思。

是夜。

雲暮倚在霧峰的樹冠之上,那片柔軟的葉托著他的身子。他舉著玉笛,置於唇邊,想要吹奏一曲。

明星點點,卻不見皎月。

他忽而有些心煩,復又放下了玉笛。

「仙君。」

兀的,柔婉的女音在他身側響起。他轉頭去看,原是黎莘正坐落在他下方的枝椏間,蛇尾垂落在下頭,一眼見不到底。

心口那煩擾之意恍惚間散去,他不由自主的彎了彎唇角:

「恩。」

黎莘的青絲有些鬆散,可那碧色的玉簪仍牢牢的在上頭。見雲暮的目光落在玉簪上,黎莘就伸手觸了觸,片刻後,方才嫣然一笑:

「正想同你說,這玉簪,可是仙君送我的?」

她的眸子極亮,明明黝黑的一片,卻似洇了霞光一般。

雲暮也不否認,反倒痛快的點點頭。

黎莘立時笑出聲來,黛染的蛾眉弧度和緩,眸兒微彎,唇兒輕勾,朦朧間似是籠了一層薄紗的銀輝。

「為何要送我?」

她歪了歪頭,頗為期待的望著他。

胸前還墜著他送的芽兒,這些時日下來,也不知是不是她看錯了,彷彿那芽兒長了一些。

「不知,想送便送了。」

雲暮坦然道,他伸出手,觸了觸她發間的玉簪:

「何必去想緣由。」

雲暮一如既往,想甚做甚。

黎莘的眼波微微閃動:

「仙君說的是,我受教了。」

她有了決斷。

雲暮有些疑惑,不由得開口問道:

「為何這樣說?」

腦中又記起她回來時的模樣,疑慮因此愈發深刻。

「有感而發罷了。」

黎莘笑嘆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