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03章
妖嬈蛇女X清絕樹仙【二十二】雲朝心傷

雲暮的性子,素來冷淡,便是與他相處這般時間的雲朝,也不假辭色。說來雲暮所言,本就是與平日里態度一般無二,可雲朝方才見了他待黎莘的模樣,一時就分出了不同來。

「你,緣何同她走的這樣近?」

雲朝想了想,還是問道。

心頭彷彿有一道聲音逼迫著自己,想要明白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甚麼。這是害怕雲暮被黎莘引誘,抑或是……黎莘對雲暮有情。

黎莘和雲暮,自頭一回見時,雲朝就覺得有些不對。黎莘對雲暮的所言所語,眸中竟是會流露出不同尋常的神色,彷彿,彷彿是在嘆息。

——嘆息,初識不遇君。

這讓他記起他們之間那一段淵源,他初為仙人時,同尚為靈蛇的黎莘,也曾是形影不離。那時,她眼中只有自己,也只會仰慕自己。

不可否認,他動過心。

「雲朝,這與你無關。」

雲暮低聲道。

他不願解釋太多,就如同他不會過問黎莘和雲朝的關係一般。

只是他這句話,在雲朝的耳中,就顯得有幾分刺耳。下意識的,他竟是忍不住脫口而出道:

「阿暮,她是妖。」

甫一出口,他就後悔了。

雲暮有些不悅,雲朝與他畢竟這樣久了,自然能分辨出來。

「雲朝,她本是靈蛇,因何為妖,想必你比我清楚。強行扭轉這根基,她身子早已敗了,你竟是不曾發覺半分?」

雲暮不傻,如何看不出兩人之間的不同。只是他如今雖為旁人,也不覺為黎莘齒冷。

雲朝恨不得將那句話吞回去,可是他今日亂了心緒,因此根本控制不了自己。雲暮的話重重擊在了他心口上,他卻無法反駁。

「阿暮,仙妖殊途,你好自為之。」

雲朝失魂落魄的留下這句話,身影便立時消散了。

留在原地的雲暮嘆了一聲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的眼瞼顫了顫,一行清淚自眼角滑落下來,落在了那柔軟的葉片上。

她睜開雙眸,有些失神。

原身的情緒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她,比如現在,她腦子里都是原身同雲朝的回憶。有美好的,有悲戚的,她從未如此感同身受,沈浸其中。

「你還是放不下他。」

黎莘對著空氣呢喃道。

「可是,你總該放下他。」

她的聲音極輕的散去了,並不曾被雲暮發覺。這一切,興許也只有她自己,以及原身那徘徊不捨的一絲絲意識,聽得清楚明白。

身上的葉片忽而緩緩張開了,黎莘抬起頭,正見雲暮清雋絕逸的面龐。

「被夢魘著了,就醒了。」

黎莘拭了拭眼角的淚痕,順著雲暮的動作,攬上了他的脖頸。

「我知曉。」

雲暮平靜道,並沒有點破她,可他心知肚明。

黎莘被他抱在懷裡,緩緩的落在地上。赤裸的足尖踏在柔軟的草地上,她松開了雲暮,雙腿又化作了墨色蛇尾:

「仙君,今日之事,是黎莘莽撞了。」

她輕聲道。

雲暮沒有回應,目光落在她發間的玉簪上,嘴角輕勾:

「你的確莽撞。」

黎莘沒有瞧他的神色,只聽那涼薄的話語,就覺著如墜冰窖。

果然,她被雲暮厭惡了。

「我也隨了你,莽撞了。」

雲暮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