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15章
妖嬈蛇女X清絕樹仙【三十四】所谓真相

雲暮再度醒來時,面前是一片朦朦的光亮。

眼前身形晃動,綢緞般順滑的青絲拂過他的面頰,帶著他熟悉的,深入骨髓的馨香。

「阿暮,你醒了?」

女子溫柔的嗓音在他耳畔響起,他緩緩撐起了眼瞼,發覺自己枕在一雙溫軟的腿兒上。胸口的傷痕似乎已經消失了,體內的靈力也一如既往的充沛,似乎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境。

可他記得真真切切。

那蛇尾穿透了胸膛的疼痛,和黎莘漠然無情的眼神,已印在了他的腦海中,彷彿是一刀一刀的鐫刻在上頭。

他望向了黎莘,眸中有失望,也有悲慟:

「為何?」

他不曾暴跳如雷,也不曾刀劍相向,他只是靜靜的倚在她懷中,靜靜的詢問。

「阿暮,你信我嗎?」

黎莘淺淺一笑,日光從她的發絲落在了勾起的唇角,她眉目清晰,黝黑的瞳卻漾著如水似的溫情。這眼神他極熟悉,自那回以後,她一直是這般望著自己的。

蒼白的肌膚被照的有些透明,清脆的鳥鳴由遠方傳來,美好而安詳。

雲暮的喉間微梗,看著她期盼雙眼,久久,方才輕輕的頜首。

即便如此,他也不願去懷疑她。說來也怪,他們的情感並沒有時間的積累,來的快,卻又讓人覺得理所當然。他不記得當初是為何喜愛上她,甚至現在,他也不能說自己究竟是何感覺。

但她傷了自己時,自己憤怒,更多的卻是痛楚。

他本可以殺了她,到底沒有下手。

「阿暮,你這麼說,我就很滿足了。」

她撫了撫他的發絲,指尖留戀的滑過他的五官,眉,眼,鼻,唇,下頜。

「你現在在仙界,這裡是黎氏的靈池,也是當初我出生的地方。」

她抬眸,望向前方那一片幽藍色的池水:

「在這裡,你盡可以突破屏障,成為上神。」

她笑了笑,在他額上烙下一吻。

雲暮這時才發現,自己根本動彈不得,只能說話,用眼神追隨著她的一舉一動:

「藥效很快就過去,屆時你就能恢復如初。」
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問,黎莘回答道。

「……淵舟呢?」

雲暮沈默了一陣,開口問道。

黎莘的視線便從他臉上錯開了,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,方才那光,似乎是透過了黎莘的身子。起先他只當是黎莘的膚色,現在來看,卻不是如此。

「他的事,你不必管,我早有打算了。放心罷,淵舟入不了仙界,他的計劃,我都知曉。」

黎莘對他眨了眨眼。

「等等,你的……」

就在這光景,她身子又透明瞭一分,這回可是被雲暮瞧的真真切切。

循著他的目光,黎莘攤開手掌,發覺自己的身子愈發模糊。她心中了悟,就對著雲暮道:

「無妨,這只是我分出的神識罷了,時間到了,自然會消散。你且安心在這裡,我去去就來。」

她解釋了一番,多少撫慰了雲暮莫名焦躁的情緒。

雲暮凝著她,沈默良久,方才道:

「若你不回來,我便再不理會你。」

他說這話時,賭氣一般。

黎莘一愣,既而無奈的笑了:

「自然。」

語罷,她蹭了蹭雲暮的鼻尖,身子漸漸消失而去。

一滴水滴忽而落在了他面頰上,他蹙起眉,心口微微窒悶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