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42章
偽高冷女醫生X精分病人【二十二】

他的指尖滑過那青色脈絡,廖關清楚的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癲狂。

隨著麻藥的效用,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予然的刀尖滑過了他的手腕,皮肉被割開,卻沒有絲毫的疼痛感。溫熱的鮮血一湧而出,滴落在浴缸里,綻開一朵朵小小的血花。

江予然將那淌著鮮血的手腕浸回了浴缸里,水源使得他的傷口很難凝結起來,他只能驚恐的睜大雙眼,看著鮮血染紅了浴水。

廖關的喉嚨里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「格格」聲,可是他嘶啞的說不了話,在旁人聽來,就是絕望的呻吟。

江予然脫下手套,扔在了地上。

自然有人送上乾淨的手巾供他擦拭,他坐回了椅子,舉起一杯紅酒,對著廖關遙遙一敬。

血液的流失使得他開始感到眩暈和寒冷,心臟的脈搏似乎在漸漸緩慢和凍結。他身前的所有人都那樣冷眼望著他,似乎在等待他的死亡。

浴水變得漸漸深濃,血腥味開始瀰漫在空間之中。

江予然搖了搖酒杯,又瞥了廖關一眼:

「包扎。」

他對著那女人命令道。

女人微一頜首,就從身邊取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急救箱。此時的廖關已經開始呼吸急促,頭腦昏昏沈沈的,只有身體感知的流失格外清晰。麻藥漸漸的失去效用,他開始感受到手腕上的疼痛,由輕至重。

女人將他的手腕撈出來,迅速的做好了包扎。之後,她就來到了他左手邊,開始為他輸血。

「滋味如何?」

江予然來到他身前,將紅酒緩緩倒在他面頰上。

「不過這只是開始而已。」

他輕描淡寫道。

整整三天,廖關就像是在地獄走了一遭。

他幾乎要忘記日光是什麼模樣,他被關在黑暗中,每天放一次血,恰好讓他痛苦的程度,卻又不至於死亡。那個女人總會在適當的時候把他救回來,又會在江予然的命令下割開他剛剛結痂的傷痕。

三天一過,他的屈服才算被批准。

其實他早已求饒過好多次,可是江予然都視若無睹。

被放出去的那一天,他已經消瘦的不成人形。凹陷的眼眶,面頰,青白的唇和烏黑的眼圈。他唇邊的胡渣密布,頭髮一綹綹的粘粘在一起,誰還能認出,他曾經是那個文雅溫和的廖關。

他身上還有許多細小的傷痕,幾乎是按照黎莘的複製下來的,不過疼了幾倍有餘。

江予然的話語還在耳邊徘徊,廖關被人送回家裡,一頭栽倒在了地上。

「下一次,你可能要少一些東西了。」

江予然說這話時,彷彿是人間的惡魔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咬著筷子,無意識的戳著手裡的飯菜。

那天醒來時她已經躺在了自家床上,身上的傷口都好好的醫治過了,只有一些殘餘的疼痛。而江予然卻不見蹤影,哪怕是第二天她回到病房,裡頭還是空無一人。

相繼消失的就是廖關,平白無故的如同人間蒸發。

黎莘敏感的察覺到這或許和江予然有些關係,不過在遭受了廖關的暴行後,她甚至覺得一想起他就直泛惡心。

「去哪兒了。」

她拿下筷子,撥弄著那一粒粒的米飯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