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54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二十】我要你(微微微h)

燕瑾受了她那一巴掌,回過頭來定定的望著她:

「現在出了氣?」

他的眼神沒有波瀾,宛如黝黑的深淵,不可見底。

黎莘咬了唇,那手勢一反,似是又要往他臉上招呼。燕瑾依舊是沒有躲避的意思,只是在她手掌快觸到面頰後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「你先聽我說完,再打不遲。」

昨晚……

燕瑾闔了闔目,似是有些微惱,只他惱的不是黎莘,而是自己。因著圖一時之快,就亂了全盤計劃。

「你讓我如何聽你說,」

黎莘咬著牙,一雙桃花似的眸如今燃了兩團怒火,瞧上去亮的嚇人:

「是說你隱瞞了身份之事?還是說你和我同房之事?!若你不將這些掰扯開了,日後我們也不必有牽扯!」

黎莘是真的慌了,因為系統給她的任務。雖然她並不覺得有甚可後悔的,但和燕瑾之事,一時半會也放不下。她心裡氣,手上的動作還是停了下來。

「我並非有意隱瞞。」

燕瑾蹙了眉道。

「昨晚我本是過來尋你,卻不想……你便當我一時犯了糊塗罷。」

他知道安宗帝被葉氏截走,就尋了理由又把安宗帝引了回來。沒成想黎莘卻自個兒去休息了,將安宗帝晾在了外頭,這讓安宗帝生了怨憤,自然不會再入她宮中,而是轉而去了雙胞胎那處。

煮熟的鴨子飛了,燕瑾自然不甘心,就心想去尋黎莘警醒她幾句。沒成想最後,卻是不知怎的,竟似被她那模樣勾住了,也才有了後頭那一出。

興許是夜晚,本就心神意亂的罷。

燕瑾的額際隱隱抽痛。

黎莘攥緊了雙手,背對了他道:

「你這意思,還是怪我?」

她難免帶了幾分負氣,燕瑾聽罷,就覺得愈發百口莫辯起來:

「並非——」

「好!」

就在燕瑾還想說些甚的時候,黎莘揚聲打斷了他。她撫上胸前的衣襟,抽開了腰間的腰封。她本著了全套的宮裝,這會兒外衫落地,便留下了輕薄的里衣。

燕瑾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疑惑道:

「你這是做甚?」

黎莘卻沒回他,短短時間,她想清楚了。既然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,燕瑾又合她口味,也不是個真太監。他智多近妖,手段果決,從他累積的人脈來看,就知他不是個簡單的

那麼最令她滿意的法子,就是蹬了安宗帝,讓燕瑾上位。她就不信了,前世的燕瑾會無緣無故被處死,必定是有什麼理由。

賭一把了

「你要了我一回,那這次,我就要你一回。」

她說的雲淡風輕。

燕瑾卻是被她唬住了,前後態度差別太大,饒是他也轉不過彎來。

片刻功夫,黎莘就來到了他面前,將他推在了椅子上。燕瑾不設防,就順著她的動作坐了下去。

黎莘相當豪邁的跨坐在他身上。

細細的吻從他鬢邊落下,滑過他耳珠,下頜,在頸項處稍做停留。她的手已撫進了他胸膛,在光潔的肌膚上輕柔廝磨。

果然,她就說安宗帝的皮膚怎麼會好成這樣,天下也就一個燕瑾而已。也是那晚自己昏了頭,實則有許多細節可尋。

燕瑾攬住她的腰,略略後退了一些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