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53章
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【十九】原來是你

葉翩第一個反應過來,她瞥了燕瑾,陰陽怪氣的嗤了一聲:

「本宮還當是誰呢,原是大名鼎鼎的燕公。」

她的神色頗為鄙夷,燕瑾看在眼裡,也不惱怒,只微躬了身子行了一禮,態度不卑不亢:

「貴妃娘娘。」

燕瑾行完禮後,葉翩卻也不喚他起來,擺明瞭是要辱他一辱。燕瑾哪裡是任由她欺侮的人,說來兩人都是在後宮里橫行霸道的主兒,要真算起來,還不知誰能鬥的過誰呢。

是以不等她喚,燕瑾就自行起身了。

總歸他已行了禮,該做的做到了,葉翩不給他顏面那自然與他無關。區區一個後宮的宮妃,仗著有幾分臉面就想制住他,到底是個蠢的。

「燕公好大的架子,本宮可不曾記得已喚了燕公起身。」

葉翩對一切和黎莘有關的人都看不順眼,當初聽聞黎莘落在燕瑾手裡,她還幸災樂禍過一段時間。可不想這燕瑾這樣可惡,不僅沒有狠狠的磋磨她,還將她顧的益發出挑。

如今再看燕瑾那比女子更甚的容貌,心裡更是厭棄了幾分。

這些個不男不女的東西,最叫人膩歪了。

燕瑾勾了唇,鳳眸里一片寒霜:

「娘娘不說,小臣自然不知。」

言罷,他就轉了身,彷彿葉翩是什麼醃臢東西,懶怠的再多看一眼。

葉翩恨的牙根直癢癢,她怒剜了這兩人幾眼,黎莘是全當做不知,自顧自的品茗。燕瑾則是赤裸裸的不屑於她,那眼裡頭都清楚明白的寫著呢。

可她偏生又不得說什麼。她也清楚,自己沒甚強盛的母族,如今這富貴榮華全,全是安宗帝給的。而燕瑾的權勢,她又如何沒有耳聞。

她也只敢逞這一時意氣,真要她對燕瑾下手,她如何也做不出來。

「燕公這般大的架子,本宮可不敢怠慢你。」

葉翩一揮袖,暗道今日出師不利,也就不再多做糾纏,徑自離去了。她走後,屋子里自然只剩下了黎莘和燕瑾獨處。

黎莘放下瓷杯,拭了拭唇邊茶漬:

「燕瑾,你今日,可是來賠禮道歉的?」

她一開口便開門見山,尋常人或許不能明白她的意思,可她卻知道,燕瑾定是能猜透她的言外之意。

燕瑾果然沈默了,半晌,才開口道:

「若我說是,你可願意聽聽緣由?」

他雖然行事詭譎無常,到底是個真小人,不是偽君子。黎莘既然猜出來了,也就沒有再隱瞞的必要了。

黎莘冷笑了一聲。

她起身,緩步來到了燕瑾面前,一支手掌高高揚起,重重的落在了他的面頰上。

清脆的一聲打破了寂靜,燕瑾沒有反抗的被打的偏過了頭去,如白玉般的面頰上,五根指印清晰可見。

「你混賬!」

明知她的身份,卻仍做出這樣的事。雖然她不想承認自己松了一口氣,可那些壓抑的委屈,卻是怎麼也擋不住。

她原來有多擔驚受怕,還當是被人蓄意陷害。

雖然黎莘知曉自己其實和燕瑾差不多也只差了個進入的程序,她不該現在回頭矯情。可她不僅又想,那晚燕瑾的所作所為,究竟是為何?

他本可以瞞著,捏著這事做她的把柄。但他卻在第二日就來尋她,將這事告訴她。

燕瑾究竟想做甚?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